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猛烈的罡风迎面扑来,疾速冲过来的凯右腿横切,仿佛要给羽衣来一个拦腰横斩。

    这里有看点。

    羽衣并不畏惧,因为他的身段儿……咳,身法灵活。

    上身后仰,几乎要把自己折了起来。

    腰折腰折,就是这么来的,这是技术指标很高的动作,腰折不好,那就夭折了。

    凯的攻击自然落空,羽衣反手撑地,挺身倒立,单脚一钩就挂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肢体紧绷若弓,双手拍在地面上迅速后退。

    羽衣的招式对于对手的恶心之处在于,不是他的杀伤力有多强,而是一旦靠近他,那些雷遁就压根让人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方式进攻。

    先给你来一个疗程的麻痹再说。

    凯只能用绝对的力量离开强行离开羽衣的身边。

    此时,两人的交战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的时间,都能一起看月亮爬上来了。

    羽衣身上的雷遁闪了闪,查克拉已经有些不足了,如果战斗再持续下去的话他就得切换模式了——换上底部贴着聚能环的强力电池。

    较量毕竟是较量,羽衣没有办法下杀手,所以这次的战斗最终演变成了消耗战。

    交手的过程之中羽衣能下杀手的机会简直就是数不胜数,凯再快,他也能用千鸟或者千鸟锐枪捅给捅个窟窿。

    然而他当然不能,凯毕竟不是敌人,不但如此哪怕是千鸟流他也有限制。

    “还能开第五门吗?”

    羽衣对着凯问道。

    凯先是一愣,脑袋一转这才明白了羽衣这么问的意思,“第五门可以开,但是没有办法开。”

    如果是于同伴进行交战,第四门已经基本是极限了,如果开第五门杜门……那是被绝对禁止的。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凯,已经能够勉强开六门使用朝孔雀了。

    但是那些招真心不能用,如果用了跟羽衣使用雷切又有什么区别?

    “那这次胜负,算是打和怎么样?我觉得没有再往下继续下去的意义了……我的查克拉也撑不了多久了。”

    羽衣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说道根本上,忍者之间比教谁强孰弱,还是要看谁能先弄死谁的。

    要是说较量,总觉得带着点表演的性质,毕竟从定义上来说,忍者还是一种讲求一击必杀的职业,而且还是能鬼鬼祟祟的暗杀,就不明目张胆的明杀。

    事实上,刚刚两人看似打的你来我往,其实是束手束脚。

    这种状态下的交手羽衣没办法奈何凯,但是他也大致了解到了此时凯的实力了。

    对于凯来说也是如此,能出里莲华已经是极限了,更强的招式他无法对羽衣使用,而且事实上他也实现了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招式,对于羽衣这种忍者来说,明显是有效的,极致的体术,或许真的是最适合他的路了。

    羽衣是查克拉将要耗尽,而凯则是身体的承受能力快要到极限了,所以无论站在谁的角度上,交手都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羽衣收回雷遁,凯则是关门大吉。

    “还是羽衣你的胜利吧,毕竟你没有使用其他的忍术。”

    凯或许执着于胜负,可却又要的只是公平的胜负。

    “话不能这么说,在共同保留实力的情况下、带着限制,我们都已经尽力了,打平就是打平了,八门遁甲你不是也没有全都用出来吗。”

    羽衣不认同凯的说法,这不是他在安慰凯,如果他带着那种态度,实际上就是俯视对方了。

    话他是这么说的,实际上也就是这么认为的。

    羽衣不在拘泥于胜负……本身他就不在意这种东西,所以他马上转了话题,“不过中忍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以你使用了这种禁术对身体带来的伤害,大概考试之中是无法发挥全力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因为凯已经恢复了那种笑容,并且露出自信的神情,开始摆甫士的pose,以及讲述热血的言论。

    开头两个字,羽衣能猜得到!

    “青春是……”

    好吧,他猜中了。

    …………

    接受了好一会凯的热血和青春教条的攻击之后,对方率先离开了。

    以八门遁甲伤人先伤己的特***手完了之后凯身体的疲惫程度跟羽衣不是一个级别的,他表现的如同常态,但是实际上不可能不受影响。

    意志力可以解决一部分事情,但是不可能解决全部的事情,所以凯这次的中忍考试,羽衣并不看好。

    羽衣开始提着葫芦回收铁砂。

    演习场被破坏的七七八八了,希望定期维护的人,看到这种完全是被体术暴力破坏的场景的时候,还能够坚信生活依然美好。

    回收完毕,羽衣把葫芦背在了背后,不过他却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对着某一个方向说道。

    “三代目,可以出来了吗?”

    看似在空喊。

    不过,阴影之中果然走出了一个叼着烟斗,头戴斗笠的人影。

    “呵呵,被发现了啊。”三代火影笑着说道。

    三代目,战争期间这么忙,你还闲着来看戏,这样真的好吗?

    很可惜,羽衣的眼神没有办法这么精准的表现这样的意思。

    事实上,战斗刚刚开始之后,羽衣就注意到了有人来到了这里,毕竟俩个人交手的时候动作不算小,要是没个反应那说明木叶自身有问题了。

    至于是不是三代目,羽衣只不过是猜测而已,可没想到还真是他。

    他在这里,大约是要在两人出现误伤的时候加以阻止吧,只是没想到双方虽然都是使用了强力的招式,可到了最后居然还真的点到为止了,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损伤。

    这样很好。

    不过三代火影却没有提这件事,而是对着羽衣说道:“你带回来的消息,经过我们的商议,决定还是要告诉砂隐那边了。”

    也就是当做事实处理了?

    羽衣点了点头,这也不枉他废话了一番。

    不过现在他考虑的却不是这样的事情。

    他把自己的一根手臂伸向了三代火影。

    搞得对方有点不明所以。

    “那个,博士……”

    三代火影有点懵逼,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博士是在叫他。

    传说之中,三代火影是个什么忍术都会的全能人士。

    “会医疗忍术吗?我觉得我骨裂了。”

    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要是三代火影真的会医疗忍术,还真的要让对方治一治——但凡是三代火影会的东西,水平都不低,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才。

    羽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三代火影……

    三代火影姓猿飞,身形瘦削,而且偏于矮小……咦,这个不就是传说中的娇小?

    看着火影的斗笠,联想到医疗两个字,羽衣已经忍不住把斗笠换成南丁格尔的帽子。

    控制自己的想象力!

    对不起,没控制住。

    羽衣已经忍不住给意识中的火影大人换上粉色护士服了。

    然后……

    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