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可能是出于敌我识别的简单目的,也可能有更深刻一些的理由,不同忍村的装备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跟何况忍者脑袋上还带着个狗牌一样的护额呢。

    羽衣的护额藏在面具底下,阿斯玛和夕日红现在正趴在狗背上脸埋在狗毛里,但是山城青叶的木叶护额可是露在外面的。

    所以叶仓叫破几人的势力所属并不奇怪。

    以羽衣在砂隐的知名度,接下来叶仓大概还会叫破他白夜叉的身份。

    羽衣暗自警戒,防备着眼前这个随时都会暴起的人,灼遁确实比较棘手。

    对方说了一句废话,按照惯例,羽衣也得回几句废话。

    “数次击退岩隐攻击的英雄,砂隐的血继限界忍者灼遁叶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雨之国?”

    质问,身为一名木叶忍者,羽衣现在在质问一名砂隐忍者,而且还是声名在外的砂隐忍者。

    而且他是个中忍,人家怎么说都是个上忍。

    没想到,叶仓还真的回答他这个问题了,“硬要说的话,是为了任务。”

    ……不管任何人都可以判断出,这位女忍者又说了一句废话。

    究竟是什么具体的任务,她当然不可能透露。

    “木叶的忍者,砂隐要做什么没有任何理由需要向你们说明吧?”

    “不,”羽衣毫不犹豫的就说了不,“木叶和砂隐之间虽然没有从属关系,但是考虑到两国才刚刚达成盟约实现和平,砂隐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木叶的紧张,这个时候你这样的知名忍者出现在木叶的敌国境内,让不能不让我们怀疑砂隐又会有什么针对木叶的动向。”

    羽衣现在的话,听起来好像就是他们这支小队是专门为了叶仓才潜入到雨之国的。

    很神奇的,明明是在人家雨隐的地盘上,明明场面人数上是雨隐忍者占优,这两位同样的入侵者居然就这么对周围的雨隐忍者视如无物的交谈了起来。

    事实上,哪怕羽衣不问,他很快就会因为机缘巧合知道叶仓来到雨隐的目的。

    羽衣小队的出现,虽然只有四个人一条狗,但是他的通灵兽分裂犬的体型和咧着嘴巴露出尖牙流着哈喇子的样子还是很有压迫力的。

    分裂犬那四处乱瞅的三个脑袋和凶悍的六只眼睛很能撑场面。

    于是两方交战变成了三方对峙,场面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对于羽衣刚刚的话,叶仓没有回应,但是她开始紧紧的盯着了羽衣的眼睛。

    被发现了吗?羽衣暗自揣摩。

    “说起来,你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村子里的任务描述中的一个人,在前不久的木叶与砂隐的最终一战之中,此人侵入了防备空虚的砂隐村,进行了大范围的无差别破坏……木叶忍者,你就是所谓的白夜叉吧?”

    果然被认出来了,风魔一族能够凭着无印雷遁察觉他的身份,而砂隐忍者技高一筹,凭着样貌特征就能做出这样的猜测。

    毕竟双方有仇啊。

    叶仓的这个话虽然语气平常,但是表达出的感情上却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羽衣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当天炸死了她老公吗?

    不过他也没有傻到会立刻承认自己的身份,“现在木叶与砂隐是盟约的缔结双方,火之国与风之国已经实现了和平,战争中的任何行为只不过是促进和平的手段而已……而和平已经实现了,不论对错,都没有理由再去计较当时的特殊手段了,上忍叶仓,你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向我们发动进攻,难道你想破坏木叶与砂隐来之不易的和平吗?”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辞严,好像砂隐就活该挨炸一样。

    “你觉得入侵砂隐村、破坏一般设施是实现和平的手段?”

    羽衣一摊手,用带着点无奈的语气说道,“事实上它真的促进了和平进程,不是吗?”

    这话有道理,那些设施的破坏确实在砂隐投降的背后推了一把。

    叶仓无言,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很能说,白夜叉,但是毕竟你对砂隐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这个仇怨是不可能因为和平两个字就会被抹去的,你可能是木叶的功臣,但是却是我们砂隐不折不扣的敌人。”

    对方似乎咬定了他的身份,可能羽衣还不了解自己现在在砂隐那边的名声,空中入侵事件之后,他在那边的名声大概就像是木叶白牙那样的臭不可闻、恨之入骨了。

    短时内,他能排进砂隐票选的“最想亲手干掉的木叶忍者”前五名。

    叶仓不再去管羽衣那套似是而非的和平力量,而是换回了刚刚的话题说道:“你刚刚说攻击你们会影响火风两国的和平,比方说,现在我把你们击杀在雨之国,你觉得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再比方说,就算是木叶高层知道了是砂隐的我击杀了木叶的你们,你觉得他们会因为这件事重启与砂隐的战事吗?”

    必然不会。

    羽衣想都没有想,就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以三代火影的性格,肯定不会因为一只小队的折损就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哪怕这支小队里面还有自己的儿子。

    无情吗?软弱吗?从被牺牲者的角度上来说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身为火影,考虑的东西是更全面的。

    “这么说你很有自信能够留下我们这支小队?”羽衣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向山城青叶打手势,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真的不能善了了。

    “当然。”

    在周围的雨隐忍者有点不解的眼神之中,这本是盟约国的两方忍者,本该一起突破雨隐防御的双方,居然自己开打了。

    要是换别的木叶忍者的话,大概还不会这样,但是羽衣毕竟太招砂隐的狠了。

    或许他真的炸死了叶仓的老公呢,还是刚刚结婚才两个月的那种。

    山城青叶跳到分裂犬背上,然后此狗就带着三人躲得远远地了。

    战斗之中他不是帮不上忙,只不过考虑到粘上叶仓的术带来的后果,他还是判断自己不要在交战之中添乱了。

    于是叶仓向着羽衣迎面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