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其实人家夕日红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客观上上,靠近尸体确实能够闻到一种类似于的麦芽的香气。

    羽衣仔细的闻了闻之后,也能够感受到那种淡淡的气味,他的嗅觉明显没有像别的感官那么灵敏。

    这些雨隐忍者死相凄惨,全都是干巴巴的木乃伊,身上脸上的皮肤全都皱成条状,感觉确实随时随地都能够进行拔丝。

    能够闻见这种在餐桌上很普通但是在尸体上却显得比较奇怪的气味并不奇怪,但要是有人产生了食欲那就有问题了。

    羽衣刚刚想到这里,猿飞阿斯玛却很突兀的开口说话了:“我有点饿了,这么说起来的话……”

    无语望天。

    有句话说的好,能够真正让人类产生恐惧的,只有人类本身,羽衣现在对他的两位部下就有点恐惧。

    因缘的红线绝对不是乱牵的,冥冥之中自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在作祟,要不说人家两个能凑一对呢。

    不过事实上任务途中感到饥饿也实属正常,毕竟很多时候他们只能靠着兵粮丸充饥,但是兵粮丸这东西毕竟不能当三餐吃,所以有时候他们必然会饿一饿的。

    不过,这货说话就不能看一看场合吗?

    羽衣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起,然后轻轻地靠上了一具尸体的脖子……稍一感触,体温还没有散尽。

    也就是说这个些忍者刚刚才被干掉,考虑到前方仍然在交战,那么眼下这群雨隐其实都是被瞬杀的?

    虽然阿斯玛和红有意无意的说了两句废话,羽衣也心中默默吐了几个槽,但是现在可不是那种轻松写意的时刻。

    或者说这支小队其实危险的不行不行的。

    “这是灼遁吧?这种瞬间量产木乃伊的方式,应该是灼遁·过蒸杀没错吧?”羽衣既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大家一样说道。

    “是灼遁·过蒸杀……”

    “也就是说,真正战斗的忍者的身份呼之欲出……”

    “砂隐的血继限界……”

    “砂隐的英雄……”

    “灼遁的叶仓……”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已经把前面交战的其中一方的详细身份猜出来了,没办法,这种特征这么明显的血继限界招数使用出来,太过扎眼了,几乎是稍微有点经验的、消息不怎么闭塞的前线忍者都能够猜出施术者的身份来。

    毕竟使用灼遁这种血继限界的忍者,目前好像只有砂隐上忍叶仓一个。

    这里要说一句,在成为小队长来到了前线之前,羽衣终于领取了一份忍者手册,而且是比较综合的那一种,上面记录了很多各国的显眼的忍者的情报,所以羽衣才可以判断出这位使用灼遁的忍者的身份。

    虽然当时领取的时候他特别无奈,为什么这东西早没有人告诉过他?

    砂隐叶仓,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忍者的身份和特征,没有理由不会出现在木叶的情报体系之中——战争之中,各村都有造星计划,而砂隐的灼遁叶仓,要是从宣传意义上来讲大概就等同于木叶的金色闪光了。

    血继限界·灼遁理解起来并不困难,无法就是风遁与火遁的复合,然后能够获得瞬间制造高温的能力,可以很环保低碳的将敌人体内的水分瞬间蒸干,并且将出去骨骼之外的器官一下子蒸熟了。

    理解起来不难,灼遁攻击手段也不复杂,但是过蒸杀这一招压根就无法防御,只能够躲避,否则只要是挨上了一下,马上就会变成保质期长达30个世纪之久的风干腊肉,要是再撒点盐,还能再加十个世纪。

    那么问题来了,根据木叶的情报,叶仓这个主战力忍者一直是被部署在砂隐对岩隐一线的,可现在这个时期,砂隐和岩隐的处境不太妙,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新的战争,但是为什么她会跑到雨之国来?

    而且砂隐和雨隐之间虽然没有盟约,但是有默契互不攻伐,为什么她又会跟砂隐忍者战斗起来?

    满满的都是疑惑啊。

    上前去看一看?还是趁着叶仓吸引雨隐忍者的注意,趁机绕路离开雨之国?

    羽衣有些纠结。

    说实话,这里要是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他可以马上就下定决心跟上去看一眼,但是现在这里他身后可跟着三个忍者呢,而洞悉砂隐叶仓的行动明显的不在他们的任务范围内,属于节外生枝的行为。

    “我过去看一下,你们……”羽衣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了解一下实际情况,考虑到危险性,他想要单独行动。

    不过现在要安排其他三人找地方等待还是先提前撤离,他一时半刻都没有下定决心。

    不论做何种选择,都带着未知的危险性。

    羽衣做事没有太强的计划性,不过在讲求谋而后定的时候,在“谋”的阶段,事实上他就经常会把事情往最糟糕的结局上去想象。

    留阿斯玛三人在某地等待,结果被雨隐忍者团团围住……

    安排阿斯玛三人事先撤离,碰上雨隐忍者,交战,引来更多的雨隐忍者,然后被团团围住……

    这么一想,特喵的还不如四个人一起行动呢,在这个敌国境内,四人一起行动起码要死也能死一块不是。

    “羽衣,我们是一支小队,所以还是要一起行动的好。”这个时候阿斯玛又开口说话了。

    阿斯玛大概是看出了羽衣的纠结,也知道眼前的事情是出于任务外的执行,但是他也判断似乎洞悉砂隐的意图对于木叶来说似乎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以忍者的自决能力,他选则支持羽衣的行动。

    风火两国虽然已经停战结盟,但是信任会存在于两个打生打死的敌人身上吗?

    羽衣又把视线移向了夕日红和山城青叶,两人也几乎是同时的点了点头。

    大家意见一致,于是羽衣也就干脆放弃了自己的纠结,他很豪迈的一挥手,然后说道:

    “走!”

    看一眼又不会被烤熟,有什么纠结的。

    于是四人开始向着亮光的前方走去,而一路上的雨隐忍者的尸体也连成了一线,粗粗一数,这就是数出了二十三四具的样子。

    而且死状都是那个凄惨,全是量产型木乃伊。

    至于砂隐忍者的尸体,则一个都没有看到过,这让羽衣等人开始怀疑,侵入雨之国的砂隐忍者似乎只有叶仓一个人?

    前面的打斗声已经如同在耳边一样清晰可闻了,似乎在下一个转角就能够看到交战双方,羽衣小队瞬间小心翼翼起来。

    还有一颗合抱大树正阻挡了他们望向交战双方的视线。

    羽衣刚想布置一下观察的方式,结果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未曾想一团橘中带白的火团,绕过大树就出现在了四人的视线之中,然后转瞬就来到了羽衣的眼前。

    接着,在零点零几秒的一般人的神经还来不及做出反射的时间内,这团火影似乎就要膨胀、扩散、爆炸开来!

    灼遁!

    而且还是范围性攻击的灼遁!

    几乎是本能的,千鸟流瞬间就布满了羽衣的全身。

    暴露不暴露?抱歉,这会真没工夫考虑这些问题!

    探手揪过夕日红,接着来了个拦腰横抱,然后向后狠狠地、全力的向后飞起一脚,蹬在了阿斯玛的腹部!

    这一下可一点留力都没有,阿斯玛什么表情就甭提了,总之他直接上半身和下半身一起往中间折,腰际在前,手脚在后,如同箭矢一样往后急掠,然后接着无时间差的撞击上了身后的山城青叶,然后两个人一起飞退!

    踢完这一脚之后,羽衣连看都不看这两个人,直接抱着夕日红急速狂奔!

    …………

    PS:

    还请大家投一投三江票,不争什么名次,但是吧,本期三江咱们这本书基本上目前收藏最多,结果票数只有三十,其中四分之一还是我自己投的,人家票数将近五百,尴尬了orz~~

    从网页端返回旧版起点,首页三江推荐那里有个“更多”,点一下,然后进入三江页面在网页右手边有一个三江票领取,点一下,然后把票投到下面某科学就行了~

    有点小麻烦,但是还请大家支持一下,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