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从羽衣小队在任务路程之中消耗的时间和他们行进的距离上判断,似乎并不成比例,但是这里毕竟是敌国,每前进一步,他们就要更小心一分。

    所以这样短短的50公里的距离,他们花了三天四夜的时间才接近了目标。

    而第四天的时候,老天不知道是有意帮忙还是故意添乱,总之这一天雨停了。

    天气的变化有利有弊,好处是雨停了之后天气好转,对于马上就要进行远距离侦查的羽衣小队有利。

    坏处同样也如此,对于双方而言光线条件是均等的,对方也更容易发现羽衣小队,还有一点,小队移动的时候必须要更加小心,雨停之后那种随时会帮助销毁活动痕迹的便利不见了,相反的是,那种雨后的泥泞地面更容易留下痕迹,也更容易被跟踪和发现。

    第一点比较容易克服,藏到结实一点就是了,第二点却极为不利。

    从任务价更高的角度上考虑,不管多么危险,任务必须要执行下去,从生命诚可贵的角度上考虑,羽衣小队在距离对方的那个据点以外三公里的时候就已经停下来了。

    他们不会、也不可能再往前走了。

    考虑到接下来敌人的密度和不可预知的探知手段,再往下走的话就是往对方枪口上撞的找死行为。

    不过想要在这个距离上看清楚敌人的行为,凭羽衣个人是做不到的,因此接下来的任务主要是靠着山城青叶来进行。

    他也是能够使用通灵之术的忍者,而且通灵兽没有羽衣那样的那么招摇,普通的相当不起眼——乌鸦。

    “准备好了吗?通灵之术?”

    对方比划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手势。

    羽衣小队现在两两一组,分别隐藏在两棵大树上,羽衣本人和山城青叶在一组,负责对于据点的侦查,夕日红和阿斯玛待在一起,负责近距离范围的警戒。

    为了隐蔽使用忍术的时候造成的查克拉波动,在距离这里还比较远的时候,山城青叶已经使用了通灵之术,召唤出了十数只跟一般的乌鸦没什么两样的乌鸦。

    回应完了羽衣的话之后,按照既定的方法,山城青叶放飞了第一只乌鸦。

    通灵之术,外加简单的凭依之术,就构成山城青叶的全部侦查手段,他会在乌鸦身上附着上精神进行简单的控制,两者之间会进行视觉共享。

    这只乌鸦从中空飞越雨隐据点,但是为了不引起任何怀疑却不会驻留,最多会在上面盘旋一圈而已。

    这个时候的山城青叶,膝盖上放着一只空白的纸张,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左眼,另一只手则是握着一支笔,将乌鸦的视觉里闪过的东西迅速的记录下来。

    一心多用,这个活要是让羽衣来干的话,以他的脑容量和大脑利用率简直就是小意思了,但是对于山城青叶这种没有挂的年轻忍者来说,无疑会造成相当大的精神负担。

    一只乌鸦看到的东西毕竟有限,为了侦查的准确性必须要多次进行飞跃动作,但是为了不引起怀疑,还不能太有节奏,得时不时的放飞才行,像是“每隔半小时飞一次”这种规律行为是不能做的。

    如果从效率上说的话,最好是每组数只乌鸦一起飞,但是考虑到山城的精神负担,还是慢慢来吧。

    事情描述起来不算困难,但是为了这点事情,羽衣小队得在这里呆一整天的时间。

    最后一只乌鸦的时候,山城青叶想要按照“一只乌鸦口渴了,下来找水喝”的节奏将其降落到雨隐据点内做最近距离的抵近观察。

    但是就在乌鸦下降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直手里剑不知道从哪里歪歪扭扭的打了过来。

    幸亏对方投的不认真,貌似仅仅出于驱赶的目的,像是忍者学校的学生在练习一样。

    而且手里剑刚好被山城看到了,于是这才控制着乌鸦进行了一次极限闪避,接着掉头就飞走了。

    这点变故差点让山城蹦了起来。

    太危险了。

    要知道,要是一般的乌鸦挨一镖的话,大约只会喷一地血,掉几根毛,但是通灵过来的乌鸦呢,会“噗”的一声消失掉的。

    在据点上空出现了鬼鬼祟祟的通灵兽,这是怎么回事是个忍者就能想得到吧。

    差点就暴露了……

    好在有惊无险。

    侦查的结果还是卓有成效的,原本根据木叶的情报,这个据点是有着600到800名雨隐忍者驻留的,但是从现在看,其中一大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了,这里的忍者数量已经在200以下了。

    这说明雨隐接下来或许会有什么动作,而且动作的目标应该不是针对木叶——否则的话这个据点里的忍者数量应该是增加而不是减持。

    至于山椒鱼半蔵想要干什么,这就只能让木叶上层去考虑了,就羽衣小队而已,这次侦查带回来的情报还算是及时。

    入夜之后,羽衣小队开始按照既定的路线慢慢撤离,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接下来就是安全返回火之国就可以了。

    跟过来的时候相比,回去的速度无疑更快了一些,毕竟原路返回,周围的地形跟敌人的活动已经被摸了一遍,熟悉谈不上,起码印象还是有的,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完全陌生。

    然而随着他们的撤离,距离雨之国的据点越来越远的时候,羽衣意识到了某种不同。

    原本雨隐的侦查小队全都消失不见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羽衣示意小队接下来加倍小心一些。

    又过了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突然停了下来。

    四人围在一起,因为特殊情况,羽衣干脆就直接开口说道:“听到了吗?”

    三人点了点头,然后不约而同的说道,“听到了。”

    在寂静的夜色之中,苦无和手里剑碰撞的清脆响声传递的格外远。

    这也就是说前面有人在交战,而且其中一方很有可能就是雨隐,消失的雨隐侦查忍者可能就是去追击这个敌人了。

    考虑了数分钟之后,羽衣还是决定去前看一眼,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其次,更主要的是如果可能的话,他不想更换撤离路线,而前面的交战无疑堵在了他们的路上。

    四人小心翼翼的步行着往前走去。

    渐渐地前面有了亮光,大概是树木被火遁之类的忍术点燃了。

    再接着,他们看到了雨隐忍者的尸体。

    不是一具,而是一堆。

    确认了周围没有敌人之后,羽衣俯下身体,细细的检查了起来。

    雨隐忍者死相相当之凄惨,身体变得干巴巴的,就像是木乃伊一样,尸体的嘴巴极限的张开,连同两个什么都没有眼眶在面部构成了三个空洞。

    接连检查了几具尸体之后,都是一样的死相,这让羽衣想起了某种遁术。

    这个活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忍者干的。

    羽衣见到的各种各式的死掉的忍者也算是不少,自认心理足够强大,但是马上他还是被吓到了,不过不是被敌人的尸体,而是被自己的队友。

    这充分让他认识到了自己某些方面终究还是不能跟原住民比较的。

    夕日红也检查了尸体。

    这个时候的她,还是不是以后那种气质偏冷的女忍者,还能归入到萝莉的范畴内。

    虽然没有人在意,但是火光之中她的脸异常清晰,就见她抽了抽小巧的鼻子,然后眨了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

    接着她看着眼前的尸体,喃喃自语:

    “麦芽的香气啊~”

    这带着萌音的语气,让羽衣自动脑补上了后面的一句:

    行家啊,快来试试不知道谁自创的拔丝忍者吧!

    他觉得夕日红马上就要把这群尸体装盘了,趁着还热乎……

    能对着诡异的尸体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少女,谁敢要?

    好吧,这个小队里就有一个敢要的。

    总之,羽衣为之侧目。

    萝莉夕日红,我上白石羽衣敬你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