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考虑到对他的仇视程度,以及不适宜亲自出手的立场,虽然半点证据都没有,但是凭借着猜测的话,是谁对羽衣同学发布的悬赏呼之欲出。

    是谁炸了谁的老家?

    是谁与谁实现了和平?

    这都是转念一想就能明白的事情。

    山城青叶的探知忍术还在继续着,他的“视线”跟随着那三个忍者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换金所。

    声音、画面、视角,探知忍术反馈回来的情况,就如同这件事是当时山城亲身经历的一样。

    三名风魔一族的忍者领取了入侵火之国暗杀木叶忍者的任务。

    然后这个换金所的负责人,还特意的把另外一张悬赏书递给了蒙面忍者,蒙面忍者看完之后,才把悬赏书交给了落在了羽衣小队手里的这个俘虏忍者。

    通过这个俘虏忍者的视角,山城青叶看到了那张悬赏书上的信息,接着他开口把上面的情报复述了出来。

    “姓名:白夜叉,上白石羽衣(疑似)

    所属势力:火之国木叶忍村

    年龄:12——15岁

    性别:疑似男

    外貌特征:白色头发与面具,身高150到155之间

    忍术特征:无印高阶雷遁,通灵之术

    实力估计:特别上忍或者以上

    赏金:死亡500万两,获取尸体1000万两。”

    接下来俘虏忍者的记忆就是这三人来到火之国和雨之国边境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和有价值的情报了。

    山城青叶也就移开了自己的手掌,结束了这个颇为费神的探知忍术。

    “那里还有你的一张画像,除了没有脸之外,其他特征都跟你很相符。”

    换金所里关于羽衣的这一份情报,整体上来说要说它很详细吧,不至于,毕竟上面连羽衣的正面照片都没有,接受了这个悬赏任务的人只能凭借着几个特征来确认他的身份,可要说它很笼统的话也不恰当,姓名年龄身高忍术这些情报都是正确的。

    其中的某些特征还在其次,毕竟那些特征不具备唯一性,不好确认羽衣的身份。

    但是能瞬发无印高阶雷遁的忍者,整个忍界又有几个?。

    年龄处于如此年轻阶段的忍者又有几个?

    再局限在木叶隐村的范围内的话呢?

    羽衣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而且这么看的话这份情报的来源也是应该来自砂隐了,半详细不详细的描述的根据大概是来自于羽衣在砂隐战场上的表现。

    此时羽衣也已经明白了,大概这三个风魔一族的忍者就是从他的千鸟流判断出了所谓的“白夜叉”的身份。

    好吧,他对于无印忍术确实有点不太小心了,这是属于稀有技能的范畴,毕竟当时波风水门见到这样的无印雷遁的时候也是吃惊了一把的。

    对白夜叉的悬赏金额是干掉500万两,干掉之后要是能把尸体带回来那就是1000万两……这个倒是比较好理解。

    很多忍者小小年纪就有超强的实力,这也不全是他们自然成长的结果,为了获取包括超越自己年龄的身体能力等等的实力或者能力,忍者服用秘药、打点激素或者鸡血,算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

    更不用说还有很多忍者为了获取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能力,对自己的身体进行的各种非人改造了。

    而忍者的尸体,就能够把他生前服用的秘药等等暴露出来。

    在发布悬赏的人看来,羽衣年纪轻轻都有这样的实力,肯定是服用过多种秘药了吧?特别是对于无印雷遁的使用,要是能从尸体上得到关于这方面的情报,价值可想而知。

    因此他的尸体比较值钱。

    这些都是属于情报中合理的范畴,而其中的槽点在于……

    “等会,别的我先不说,这么高赏金数额暂时也不在意,可是性别疑似男是几个意思?”羽衣的语气里,貌似带着点抓狂的意思?

    夕日红和山城青叶没有说话,只是用某种相似的眼神看着羽衣那张皮肤过于白皙的脸……

    那眼神的意思是,本身你就是疑似男吧?

    这是皮肤!这是奖励好么?你们以为这是我愿意要的吗?这玩意概不退货好么?

    终究他还是没有办法把这句话说出口的。

    但是猿飞阿斯玛到底是火影的儿子,火之意志的继承者,总的来说他还是比较敢说实话的。

    于是他就用一种烟龄30年的老烟民、结过婚又离过婚,又再婚又离婚的饱经沧桑的、遍尝人间冷暖的,同时最重要的是很容易让人信服的语气说道:

    “疑似男是什么意思?”

    “疑似男这三个字表达出来的意思应该是相当明确的……”

    “疑似男的意思就是疑似女啊……”

    额……这话说的好有道理,羽衣居然无言以对。

    这里面有什么逻辑上的破绽吗?没有。

    还是抓紧转移点注意力,考虑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关于对自己的悬赏其实羽衣并不在意,以现在忍界大战的大环境,这也不过就是在危险度10000的境地内,增加了10数值的危险度而已。

    充其量是这个10是单独针对他的。

    对于这事,羽衣最直观的印象就是砂隐或者说四代风影小气吧啦的,不就是炸了老家一把吗,至于这么记仇?还带特意悬赏的……

    这种想法就是传说中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在这个世界无论是谁也不可能炸得到羽衣的老家不是。

    “咳咳,这个事情是我自己的问题,大家不用过于在意,现在我们说一说接下来的任务。”

    话题转到正事上,三名年轻的木叶忍者表情重新重视了起来。

    侦查任务要继续下去,按照羽衣的安排,接下来小队要在这个隐秘的地点停留了数个小时,休息、恢复伤势与查克拉之后,趁着夜色重新开始向着雨之国小心翼翼的潜入。

    阴雨、夜色,光线暗的过分,如同任务本身的危机一样。

    至于那个俘虏的结局……这么说吧,四个木叶忍者还是有良知的,到底没有采取不人道的方式真的把俘虏给做成储备粮,只是很慈悲的帮对方抹了脖子而已。

    俘虏忍者于幻术之中无声无息、没有痛苦的死去。

    形容起来其实是这样的:

    开始了吗?

    不,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