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山城青叶、猿飞阿斯玛和夕日红,在来到了羽衣所在的战场的同时,就明白了为什么作战开始的时候,羽衣要求把战场分割开了。

    而且做了具体的说明,双方的交战场地要尽可能的远一些。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一点不想想象自己卷入到这个术的攻击范围之内的后果。

    先前雨幕渐稀,而等羽衣的雷遁·麒麟释放过后,雨势旋即又转疾,恢复成了最初的那种暴雨淋漓的样子。

    而原本这里空旷而平整的地形,却被彻底的改变了。

    地面如同玻璃,但是在它的中央却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锤子给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样……

    地面不只碎裂成团块状,而且纵向起伏起伏,地面整体上以一点为中心凹陷了下去,最深点大概比周围的地面陷下去了8到10米的样子。

    雷遁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在刚刚的流动之中,它在地面上造成了深浅、宽窄不一裂缝,其中浅的窄的不过一指之间,深的宽的就不太好描述了,总之此时因为地势的原因,暴雨先是在地面上汇集,然后接着就正好顺着那些缝隙迅速的灌入到了地下。

    周围最外围的树林,有被灼烧过的焦黑的痕迹,而至于处于这个忍术作用范围最里面的那就严重多了——整颗术的木纤维已经被彻底碳化了。

    雷遁·麒麟这个忍术的威力和修行施用难度,虽然可以笼统的划分为S级,但是实际上每次释放麒麟的时候术本身的威力也是尽相同的。

    一言以蔽之,这个跟当时的天候有关系。

    举例子,使用火遁聚集起的雷云然后施用麒麟时候的威力,很难有自然形成的雷云的那种规模和威力,因为能量聚合的程度有着等级上的差异,忍者的术造成的气象自然没有自然形成的那种恢宏。

    一般闪电的一次放电由多个分量组成,而雷遁麒麟明显是把这些分层释放的能量一次性的集中了起来。

    羽衣刚刚在释放麒麟之前,制造了聚合能量的电场,虽然没有办法做到精量的计算,但是羽衣大致的从另外的意义上估算了这个术所蕴含的能量。

    雷遁·麒麟释放时的最高电压大约有5亿V,平均电流在15万到25万A之间……

    以这样的值域估测,合算这个术的能量放出,在这个世界上大致可以算作是一场小型核爆了。

    不去考虑集中攻击力,仅仅是以电流电压计算这次攻击之中释放出的能量,基本上可以看做已经超过电击使单次瞬时最大能量的放出量了。

    这是属于另一种意义上的“真的落雷”。

    当然,基于自然雷电的雷遁·麒麟,攻击和释放方式过于粗放,终究而言追求的还是面杀伤或者说是群体杀伤,而不是一点突破,这无法与羽衣对自身能力的精量控制相提并论。

    耗能小,杀伤高,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使用的时候太过受限了,归根结底这是属于在特殊情况下才能偶然使用的术。

    好吧,总不能要求这样的术随时随地瞬发吧。

    用麒麟解决这个眼前的敌人,其实而言确实显得有点浪费和大材小用,但是考虑到此时的任务要求,羽衣不能在战斗之中耗费太多的时间,而这个敌人的身法和行动行动过于灵活,像个跳蚤一样,这有点克制羽衣平常使用的招式。

    于是……

    问,如何尽快的清理掉一只流氓猫身上的跳蚤?

    答,连猫一块电死。

    此时羽衣正在检查这个十二分熟(?)的忍者身上还残留下了什么东西,寄希望于能够找到点有价值的情报。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现实很骨感……字面意义上的骨感,碳化的皮肉和残存下来的白骨,这是别致意义上的白加黑。

    这忍者除了焦糊,还能有什么特征,还有什么价值?

    莫非风魔一族被电过之后,比一般忍者格外焦糊?

    于是在他身上羽衣什么情报都没有找到,说实话这并不让羽衣感到恼火……要是对方挨了这一下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这才会让他感到恼火呢。

    “羽衣,这个……是你的术造成的?”

    三人带着一物走到了羽衣的身旁之后,阿斯玛才有些迟疑的问道。

    要是羽衣回答“是”,那可就太打击人了,大家明明都是一起毕业的好么,你这种玩法,以后大家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吗?

    “勉强算是,之前注意到天空的闪光了吗?那是我利用雷遁把天上的雷引了下来而已,所以攻击的效果很夸张,但是实际上并不能完全算是我的术。”羽衣解释道。

    貌似有点道理,而且原理也很夸张?木有问题?

    太有问题了,这雷是说引就能引下来的?

    先前羽衣在下达指示的时候,就提醒过他的队友,要是发现了天空中出的亮光不要在意。

    那个时候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会必然使用到麒麟,但是这种天气确实很适合这个忍术的使用,所以才提醒了一句。

    好吧,确实后来天空之中出现了亮光,但是谁也没想到会是那种程度的亮光好吗。

    对话之间,羽衣已经果断的放弃对白加黑的搜索。

    他放弃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在三对一的情况下,阿斯玛等人活捉到了另外一名忍者。

    此时山城青叶正扛着那敌人。

    “活口?中了幻术?”羽衣对着山城青叶问道。

    对方则是点了点头。

    生擒比杀死敌人更难,为了做到这一点,对方也不过是个中忍,而在三对一的情况下,木叶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

    最严重的是阿斯玛,他的右肩此时还在一直在不停出血。

    接着看山城青叶身上也有多处割伤。

    不过大概是出于己方同伴的保护,加上自身又不是近战型忍者,唯一剩下的夕日红则是完好无损。

    “不对,可在这样的威力、范围兼具的雷遁攻击之中,你自己是怎么存活的?”

    阿斯玛马上又发出了新的疑问。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小队要马上撤离这里……刚刚的动静太大……”

    现在虽说还是处在火之国的境内,但是毕竟与雨之国已经是咫尺之遥了,先不说声音,从视觉上说,雷遁麒麟就是挂在天上的大号闪光弹,要是周围有忍者的话,无论敌我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虽然现在又打雷又下雨的,但只有他们还有脑子这种器官的存在,就不会把那种奇特形态的东西当做是自然形成的雷电。

    所以此时先不要废话了,为了小队的安全,开溜才是第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