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为何三忍之一自来也一回木叶就栽到了普通的木叶村民手中?事情的真相已经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不可考证了。

    不过根据当日一位自称看到了全过程却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人士的证言,当时的自来也大人是心甘情愿的被一群衣衫不整的美女们暴揍的……

    这导致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条“自来也大人其实是个M”的流言在一小搓不怀好意的人群之中流传……

    自来也确实是因为正事才被召回木叶的,既是正事,也是大事,关乎到整个木叶的村计民生。

    羽衣的猜测确实有道理,这件事起因是纲手的离去,但是最后的事情却又跟纲手没有多大关系。

    纲手的离去给三代火影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打击。

    对于她的离开,三代火影虽然很是不舍,但是却又无力劝阻。

    这种不舍不仅仅是基于纲手在战争中的重大作用,说实话这个理由其实还在其次,更主要的纲手是三代火影的得意弟子,而自来也、大蛇丸、纲手三人,在三代火影心目中的地位不只是弟子那么简单。

    所以说但凡人类,不管如何都无法舍弃自己的感情,忍者被要求泯灭感情,但是火影后来不也是放走了犯下不可饶恕之错的大蛇丸。

    对于纲手的离开,三代火影是感到很痛心的。

    而且当时纲手向他告别时的情形,三代火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不是告别,而是诀别,因此火影不是悲痛,而是大悲痛。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自此之后两人是再也没有见过面的。

    这大概还引起了火影的一系列更加深入的想法,对于弟子离去的无奈,渐渐地演变成一直心理层面的无力感,接着三代火影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

    这么一想,还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毕竟他已经过五十岁了。

    于是他又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该确立一个继承人了,毕竟以后要把村子交给一个他信任的人。

    三代火影历经过三次忍界大战,现在他还是木叶的中坚,但是未来的木叶需要新的火影。

    这种想法三代火影之前并不是没有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像本次这样的强烈过。

    于是他就想起了自来也。

    自来也是三代火影心中瞩目的四代火影的第一候选人。

    三代火影最为得意的三名弟子,从身份上讲,身为初代和二代火影孙女的纲手绝对是很符合火影继任者的身份的,然而不论先前火影的想法究竟是怎么样的,现在纲手已经离开了,她也就与火影无缘了。

    接下来,要是做火影的话,自来也大是大非上没什么问题,但是平时的性格有些跳脱。

    大蛇丸,则是性格阴沉,而且痴迷于忍术,比较容易走上极端。

    比较一下,火影更加属意自来也,因为他觉得自来也真正传承了他的意志,也就是所谓的火之意志。

    当然了,从性格实力乃至对村子的贡献归属感上来说,自来也的弟子波风水门更加合适一些,但是对于火影来说,他自己是第一代,自来也三人是第二代,水门其实是第三代了,水门做火影没跑,但应该是五代火影了。

    水门虽然才华横溢,战功卓越,实力强横,但是还是太年轻了,很难服众,尤其是对于顾问这样的高层来说。

    但是自来也却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至于他那些小瑕疵,可以改的。

    不得不说,火影还是把问题想得简单了,好色这种写进DNA里的玩意,能改的了?

    哼哼,那时候自来也是不上树了,母猪却该上树了好么。

    对于这些事情,羽衣当然不知道了,他日行一善之后,就带着愉悦的情绪慢拖拖的走向了玖辛奈家的方向。

    等羽衣来到这里,推开了玖辛奈家门之后,发现居然有三个人在屋内。

    这下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了,不只自来也从前线回来了,就连水门也回来了,木叶要发生什么大事吗?

    这种情绪只是一瞬之间,现在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而且对于不该他知道的事情,他可能会做一些胡乱的猜想,但是却不会询问别人。

    现在的自来也,正顶着一个乌眼青,脸上还有一些抓痕。

    玖辛奈正在相当粗暴的帮他清理伤口。

    好吧,羽衣的行动慢吞吞,自来也却跑的飞快,但是他做错了人生的选择好么。

    第一,他可以选择自己清理伤口。

    第二,再不济他可以选择让弟子水门帮他清理伤口。

    第三,无论如何他不该让玖辛奈帮他清理伤口。

    一步错步步错,看他那表情真不知道是在被疗伤呢,还是被持续性的加深伤害呢。

    此时的自来也的情绪是郁闷的,这种郁闷来自于傍晚被不知名人士坑了一把,也来自于玖辛奈料理手法的粗暴。

    是的,这里该用料理这个词,因为自来也真的觉得自己正在被料理。

    更主要的,玖辛奈和水门这一对时不时的某些互动和对话让他郁闷。

    这二位大概就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给已经单身三十年,正在往单身四十年进化的自来也造成了多大的暴击吧?

    “玖辛奈老师,水门前辈。”羽衣开口打了个招呼。

    “羽衣,你回来了?”

    玖辛奈回话却没有回头,因为她正忙着疗伤的最后一步呢。

    水门和自来也转头看向了他。

    在玖辛奈说话的同时,她把某种黑色的糊状物啪的一下拍在了自来也脸上……

    那动静,听着生疼。

    说实话,自来也的伤一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被那些被他占了便宜的普通人挠了几下而已,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出问题了。

    玖辛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来也的脸,然后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

    这表示打完收工了。

    “玖辛奈老师,这位大叔……”羽衣装模作样的询问自来也的身份,但是还没等他装傻充楞完了呢,这边自来也已经跳起来了。

    不得不说羽衣还是太嫩了,他以为自来也没有看到他的样子,所以这才能在这边二次看到对方之后,表现的跟个没事人似的。

    事实上自来也确实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但是他嚎的那一嗓子,不兴人家记住他的声音吗?

    考虑不周了吧?做好事还是小心一点吧,有时候会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