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或许是因为终于脱离了战场的氛围,回到了木叶的羽衣,二话不说先是一觉睡到自然醒,这种奢望式的睡眠真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他这才带着一脸倦容的从家中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已经换下了一身的任务装,穿的很是随意的就走了出来。

    他溜溜转转,顺便找了点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再接着,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先走向了火影办公楼。

    他不是去见火影的,而是要去那边报备一下,提交自己的返回木叶的任务书。

    “忍者编号009887,中忍上白石羽衣,木叶待命中。”

    提交完了任务书,接着在某个名册上签下了这么一行字之后,羽衣的正事算是做完了,至于什么时候他才能接到另一个任务,那就看组织上的安排了。

    今后他会怎么行动确实是一个问题,第一他不可能再和玖辛奈一起上战场,在忍界大战结束之前,玖辛奈估计都没有走出木叶的机会了。

    第二他也不可能会跟之前几个月一样呆在木叶一边学习忍术一边执行点低级任务,因为他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那么他最终还是要走向战场。

    登记完了之后,羽衣发现了一件比较悲哀的事情。

    那就是虽然是回到了木叶,可现在的他依然是无处可去的。

    回自己家?好吧,那里空无一人。

    总之现在还是先去玖辛奈家看看她在干嘛吧?师傅大人会不会一直处在抓狂的状态中?

    羽衣从火影办公楼走出来之后,天色渐渐开始转暗,不过现在的他不差时间,更不赶时间,于是就一边权当闲逛着,一边走向玖辛奈家的方向。

    额,目的地还是明确的,但是羽衣是随便走的。

    于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就走到了木叶的温泉街。

    大概是因为一场战争胜利之后喜悦的延续,虽然天色还没有彻底暗下来,但是这里的灯火已经全亮了。

    路上的行人并不在少数。

    奈何对于羽衣来说,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等会,一个人认识的人都没有?

    羽衣刚这么想,接着他就发现了一个熟人。

    确切的说,两人之间从来就没见过面,对方也压根不认识他,但是羽衣却是认识对方的。

    作为一个忍者,很多习惯都是根深蒂固的,比如走在一条街上的时候,忍者一般不会走人群最密的地方,并且会尽量呆在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

    他们的视线貌似跟一般平民没有差异,但是却会习惯性的注意一些特殊的地方。

    可能藏人的建筑,不同于平均水准的高点或者低点,身边经过的人的双手位置、走路姿势,服饰和步伐节奏……

    等等等等。

    说白了吧,忍者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带着一种不安和紧张感的,就好像周围随时都会窜出一个人来、手持两把西瓜刀砍他们的脑门一样。

    羽衣虽然不至于这么夸张和不安,而且相较而言,他是把木叶作为最安全的地区看待的,在木叶的时候是他的警戒程度最低的时候。

    比如此时,出门的时候他身上连忍具都不带。

    但是哪怕他也是一个忍者,该有的习惯他还是有的,该关注到地方他还是要关注的。

    木叶的温泉街中有一条横穿而过的河流,或者更确切的说法是说温泉街其实就是布置在这条浅浅的河流两岸的。

    然后,羽衣就发现了,在对岸的某一颗树上,在茂密到很轻易就能掩盖一个人的身形的树冠里藏着个白发男子。

    以羽衣现在这个干劲不足的状态,这还真不是故意发现的,仅仅是忍者下意识的反应而已。

    而且潜藏起来的那个人,也不是很用心的样子。

    发现了那个人之后,羽衣马上调转了自己的方向,走上了连接两岸的一座木桥。

    站在木桥的最中央高点,他更加确信自己先前没有看错人了。

    个子高大,白色长发垂在背上,身上穿的是前线忍者的任务装。

    这豪放的气势,这猥琐的行为,还能有谁?

    妙木山蛤蟆仙人,三忍之中一点黄,自来也。

    自来也背对着这边,羽衣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还就这么简单的就认出对方来了。

    不过,自来也是木叶云隐方向的前线指挥吧?现在是各国战略的调整期,这时候的他不更应该盯在前线、密切的关注好敌人的动向吗?

    可是他为什么会返回了木叶?擅离职守?这不可能吧?

    “难道是因为……”

    羽衣很快的就想到了一个理由,莫非是因为纲手离开木叶的事情,自来也才回到了木叶?

    他的猜测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却也不全都是因为如此,如果仅仅是因为纲手的事情的话,火影不至于特意把他召回木叶的。

    正如羽衣所想的,现在前线的事情很重要。

    自来也这样的忍者的情报,不论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的听闻,羽衣还是知道不少的。

    比如现在,虽然不知道自来也回来多久了,但是相信回到了木叶之后,他估计是第一时间就跑温泉街偷……咳,取材来了。

    幸亏木叶没有风俗街那样的基础设施,否则这里就不是自来也的第一取材地点了。

    恩,他被称为好色仙人,还是很有道理的。

    此时自来也颇为(相当)猥琐的藏身起来,不用说,他对面的二楼就是女浴室。

    不光如此,人家是设备齐全,没见他手里还拿着一支望远镜吗。

    羽衣大概能想象此时对方脸上的表情是比较幸福的。

    不过为了维持伟大的木叶三忍的光辉形象和声誉,羽衣还是觉着自己有义务制止这种行为的。

    这是每一个木叶忍者的责任和义务。

    于是站在桥中央的他,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舒缓了一下自己的声带,接着双手在嘴边做喇叭状,对着对面高声喊道:

    “对面的女浴室,有人藏树上偷窥啦!”

    嚯,分贝值上120了有没有。

    喊完之后,他也不管自来也有没有从树上栽下来,只是在女浴室的尖叫与惊呼声中,默默转身走进入人群。

    深藏身与名。

    美女们,不要太感激他,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好人。

    不求名,也不求利,人生就是为了做好人,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