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分析一下羽衣的行为模式,站在一个忍者的立场上来说其中有很多的不合理之处,比如现在这个危机的情况,其实最好交给负责人波风水门来做出决断和具体的处理。

    但是他没有。

    这里有一个很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上白石羽衣这么个人,他究竟要做什么?

    作为来之不易的第二次人生,他重活一次的目标或者目的是什么?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更有干劲或者更有野心的人取代他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对方可能早就喊出了“我是要成为忍者王的男人”这样的口号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

    说他干劲不足吧?其实也不是这样,在对某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上,羽衣是相当积极主动的,但是相对的,在大多数时候,在不管是多重要的场合,他只是想做一个能及格分完成自己的任务的普通忍者而已。

    说的简单一点,他现在的状态有点像N年以后的旗木卡卡西一样,两人好像就差一只死鱼眼似的。但是其实也不尽然,卡卡西是平时懒懒散散的,而执行任务的时候可是相当谨慎和有行动力的,可羽衣在任务之中也是跟平时一样的那种不可描述的状态。

    除非这个任务本身让他很感兴趣。

    比如现在这样,他以情况紧急为理由拒绝了日向日差等待水门联络的建议,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了,他其实仅仅是想要试验一下自己的禁术而已。

    对于难度越高的忍术或者封印术来说,空有理论是没有意义的,实践是那什么什么的唯一标准嘛,而羽衣掌握了里四象封印之术之后,一直找不到可以使用的场合和机会,这挺让他心痒难耐的……于是现在这么个机会这不就是摆在眼前吗。

    从这件事和羽衣以前的某些行为可以出点一点普遍性的规律来,那就是他越是感兴趣的时候,越是积极主动的情况,越想做的行为,那就往往意味着他越是要实施作死行为了。

    比如这目前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很惊险危机的。

    他为了能用里四象封印之术把敌人一网打尽,先是很大摇大摆的在敌人的脑袋顶上进行着活动,然后又采取了比较刺激的方式把敌人从地面上逼了出来……

    他能保证敌人不会怀疑自己的行为?不会怀疑隐藏已经暴露了然后提前开始行动?

    他当然不能。

    说到底,其实他连自己的里四象封印之术能不能100%的发动无法肯定。

    是的,羽衣的行为模式其实很明晰,用一句话就能说明……他就是一兴趣使然的忍者。

    他原本就是一个很随性的人。

    有时候有些能用很稳妥的方式解决问题,他却会选择走比较惊险的路线,有的时候明明情况状态异常惊险,但他又能拿出很稳妥可行的解决方法,面对某些事情,羽衣究竟会怎么做,这得看天意和他当天的作死指数。

    在四名敌人突出地面之后,刚好处在日向日差的八卦掌领域内,因为事先已经商量好了策略,在敌人还没有踩稳地面之前,他接连就来了四个八卦空掌,而且方向控制的很好,全都是向着卷轴所在的方向击飞了敌人。

    虽然两个人是初次配合,但是双方做的还不错,在日差掌落之后,羽衣两只手上的印式也随后刚好完成了。

    四名敌人被击飞,但是却没有受到致命的损伤……日向日差忠实的执行了自己的任务,他只求第一时间能把敌人送入到封印术作用区域内,而没有追求杀伤效果。

    当然了,要是刚刚能够秒掉四个敌人是最好不过的,但是情报不足的情况下是无法确定敌人的实力水平的,日差不会盲目的自信到不论什么样的忍者他都能一掌KO,这个时候他选择了采取羽衣的方案。

    这四个人落地之后,没有在意八卦空掌带来的伤害,而马上就准备实施反击行为。

    能够执行这样的任务的忍者,肯定各方面而言都比较优秀的哪一种,不说是身经百战,可是也不可能在受到了敌人的突然打击后像个新人那样失去反应能力。

    所以敌人的这位经验丰富的小队长,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第一,向对面这两个人发动反击,第二通知自己人已经暴露了的事实,他们要尽快的解决这两个木叶忍者,然后采取应急方案,不再隐藏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两影那边。

    可他们的判断和反应虽然都不错,但已经为时已晚了。

    敌人只能看得到羽衣手上已经完成了的那个印式,脸上的白色面具和空洞洞的两个眼洞,至于后面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表情,谁都说不清楚。

    小队长和三名部下根本就不用任何人指示,被击飞之后他们迅速的落地,然后就双脚发力,向着羽衣两人径直冲了过来。

    速度相当之快!

    他们得让这两个木叶忍者知道,刚刚没有乘胜追击就是最大的失误。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脚下用力,感觉这么短的距离之下瞬间就能冲到敌人的身边的时候,眼前突然就黑了。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以那个卷轴为球心,一道黑幕刹时扩张,几乎是超越时间和距离的就扩张成了一个直径200米的黑球,然后维持了1到2秒钟之后,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就像刚刚都是错觉、那个黑球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如果不是这个球状空间内的所有东西,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全都泯灭了的话。

    这个范围内的十六名敌方忍者,同时扑街。

    羽衣很满意里四象封印术的成果。

    同时日向日差在暗自庆幸。

    那道黑幕白眼也无法看透,但是刚刚它几乎都扩张当自己的眼前了……他庆幸自己刚刚止住了自己想要追击的冲动,否则指不定现在他自己也被坑了。

    术的威力不用多言,但是查克拉的消耗量也真心很货真价实,用完了这个术之后羽衣的查克拉算是见底了,现在他连通灵之术也无法使用了。

    刚好等他忙活完了之后,水门的定期联络来了。

    “日向·上白石队,为什么空中失去了你们的踪迹?”

    空中当然不会再有俩个人踪迹,因为他们早就落地了。

    “日向队刚刚发现疑似雨隐的第三方敌人潜入了禁区,共计四队十六人,因此我们从空中降落以求歼灭敌人,此时目标已经被消灭……不过我们暂时无法再执行升空侦查的任务……”

    这边话还没有完呢,羽衣就发现了自己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

    这种紧急情况下,水门直接就带着他的信号塔飞了过来。

    此时羽衣是有点崩溃的,他实在不知道水门是什么时候在他身上留下飞雷神印记了。

    不过站在水门的立场上,这事是可以理解的,羽衣虽然只参与过两次战争,水门也跟他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这就足够他对羽衣做出某些判断了:这是一个有能力和潜力的年轻忍者,更重要的是他跟一般的忍者不同,这货从来就是一个不安定分子。

    所以必要的时候必须看紧他。

    看着眼前的大坑,水门很快就判断出了羽衣究竟干了什么——玖辛奈估计早就跟他显摆过自己的弟子能够使用禁术级的里四象封印之术这种事情了。

    于是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但是他还是把自己心中的那个已经有了答案的问题问了出来:

    “有敌人的活口吗?”

    “……必然是没有的。”

    羽衣的答案不出他所料

    “敌人的布置是什么样的?仅有这十六人吗?”水门又问道。

    “没活口,我怎么知道?”

    这还是反问的语气?

    好吧,水门也确实是白问了。

    不过这家伙,貌似有点理直气壮过头了吧?这个坑不就是你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