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确认存在着隐匿的敌人,高度再往下降一些,我要再确认一下对方的数量和身份。”日向日差接着说道。

    “敌人……”羽衣同样也是一惊,还真有敌人能够潜入这种严密的封锁环境之中?

    不过没有必要怀疑日差的判断,侦查上来说白眼最专业不过了。

    “还是要保持在这个位置?”羽衣只是这样问道。

    “对!”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羽衣控制着八咫鸦在原地盘旋了几圈,来了一个螺旋式的下降,接着又稳稳地停住了。

    现在与刚刚比起来,两人除了高度降低了数百米以外,其他的纵横二维位置基本上保持了原样。

    “1,2,3,4……发现共计四队忍者,总数十六人,对方用土遁忍术潜藏在地表以下30到50米不等的距离区间,横向分布比较集中,大约集中在了一个200米的圆面之内。”

    在这种禁止通行的区域内,把自己藏那么严实的地下,不是敌人还能是什么?

    而且四队共计十六名忍者,这个数量可不能算是少。

    “对方暂时没有移动,疑似有感知忍者的存在,恶劣估计敌人可以已经发现了我们。”再稍微一观察之后,日向日差又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敢把自己埋起来,理论上来说为了了解地表的状况,他们之中必然是要存在感知型忍者的。

    “是砂隐的忍者吗?”羽衣接着问道。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是这十六人是其他的敌方势力还好说,可他们要是砂忍的话那问题就大了,这意味着对方本次的活动很有可能只是在打着和平的幌子而已,他们真正的目的不在于此。

    那样的话三代火影的安危确实值得担心了。

    这十六人是砂忍的话,那是说对方根本没有在严格的执行封锁任务,甚至是故意打开了一些缺口,那说明潜入进来的敌人也就远远不是16人这么简单了,就是160人也是有可能的。

    敌人用土遁把自己藏的这么深入,绝对是有备而来的,最起码他们得到了两影会谈的详细情报。

    现在也无法判断敌人究竟是什么时候跑进了的,之前是木叶这边还是砂隐那边泄露了情报,但是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则是要防止他们破坏火影与风影的会谈。

    这种事情,先前在加入这个任务之时,就已经制定好了详细的解决措施,就是为了碰到了突发状况之后忍者能够自行做出判断,而不是一味的机械的等待着指示。

    敌人确实有所图谋,要不是因为风影刚刚从这一片区域经过,日向日差加大了白眼的功率并且很偶然的看到了地面以下的情况,还真不一定能够发现他们。

    “从敌人的装束判断,并不像是砂隐的人,应该是山椒鱼半蔵的部下。”

    “雨隐吗……”

    羽衣喃喃的说道,听到了应该不是砂隐的人,他暂时松了口气。

    在本次的忍界大战初期雨隐确实异常的活跃,但是小国毕竟是小国,雨隐的首领山椒鱼半蔵确实是一个实力超强的忍者,但是忍界大战可不是凭借着一个影级强者就取得胜利的,半藏强则强矣,但是雨隐就他这么一根独苗,除了他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太像样的忍者。

    目前木叶跟雨隐的战事还在继续着,要是这一面的战争结束了,很有可能木叶就会把力量集中向雨隐,半藏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在得到了木叶与砂隐的战事要结束之后,他就策划要破坏这个会谈?

    从逻辑上来说,这样的想法是有道理的。

    可刚刚为什么风影在这个区域经过的时候,这群隐藏着的忍者不动手?只要他们向风影发动了进攻,无论成功与否,受到攻击的风影肯定就会掉头就走,本次和谈也就会被破坏了吧?

    这个问题羽衣刚要脱口而出,但是又把话吞了回去,因为瞬间他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这件事……砂隐跟雨隐是共谋吗?

    可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的情况归根结底来说确实是砂隐很迫切的需要结束跟木叶的战争,要是会谈遭到了破坏,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重新挑起战事之后,他们就能反攻火之国了?

    不不,怎么可能,要是砂隐还有这样的力量的话,现在就不会选择跟木叶进行和谈了。

    这种猜想有点不切实际,那剩下的可能性就比较好猜测了——这十六名忍者就是单纯的死士,为了制造更大的混乱,他们要同时向风影和火影发动攻击。

    至于风影在他们附近经过这群人会无动于衷,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个意外情况,谁也不会想到重要目标会离他们这么近,客观上说这确实是个发动攻击的好机会,但是可惜的是这跟他们事先的计划不符;另外一方面则是,从他们那种潜藏深度来看是无法发动骤然袭击的,很可能在他们往上移动的时候,风影的人就会率先发现他们,到时候不要说攻击了,估计他们刚刚从地下拱出来就被干掉了。

    “虽说整体上来看,四组人的分布还是比较集中的,但是他们不同的小队还是分散分布的,按照任务的要求,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即刻解决敌人,并且不能造成太大的动静,但是现在看,我们很难同时把他们从地下逼迫出来……怎么样,等水门大人的联络吗?”

    日向日差说道,他看似是在征求羽衣的意见,但是实际上更多的则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他没太指望羽衣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主意来,虽说他听说过羽衣的事迹,特别是对方击破尾兽的招式是很有威势的。

    但问题就在于那样的招式就是太有威势了才不能使用,要是给这个地面区域来那么一发,或许真的能把敌人同时闷死,但是那动静是在太大了。

    日差当然不知道,为了不至于太过骇人,羽衣早已经主动把那样的招式在口头上进行封印了,此时他是无法发出那样的强力袭击了,毕竟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不攒个三四年的查克拉是没有办法放出那样的招式的。

    可现在情况比较紧急,羽衣想即刻就开始行动:“能够把敌人的位置详细的标注一下吗?包括相互之间的距离和潜藏的深度这样的信息。”

    他觉得自己刚好有一个合适的术能够一次性把这群人都给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