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在很短的时间内,羽衣就意识到自己要挨摔了。

    然后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坏消息是他的判断很正确,马上他就要拍地上了。

    好消息是至少他能保证自己不会脸着地……

    幸亏之前他已经有意识的把八咫鸦的高度降低下来了,否则的话那就不是轻轻地摔这么一下的结局了——那要是原先那种高空,他的被摔扁了。

    在这零点零几秒的时候,羽衣能做的也就是下意识的在身体表明附着上一层防御性的查克拉进行自我保护,至于更高端的技术手段,倒不是时间上来不及,而是不适合这个时候在大众面前展示。

    于是在这场战争中备受瞩目得到上白石羽衣,先是很拉风的低空掠过战场,然后突兀的,他脚下的通灵兽猛地就消失了,接着他就手脚并舞的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他更受瞩目了。

    好在他不恐高,也没有很没出息的发出惨叫声,客观的说,他还是比较镇静的,因为七八米的垂直距离直降,对于一般忍者来说是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损伤的,忍者从分类学上来说是那种比较耐操的人类。

    “嘭!”

    这声音一点也不惊心动魄,而像是半片猪肉被俩人架着用力摔到砧板上类似,羽衣摔到地上,然后翻滚过的地面上还腾起了一小团尘烟。

    加紧双腿,护住脑袋,蜷缩身体,羽衣按照技术要领做完这几个动作之后,这才摔到了地上,接着他灰头土脸滚了几圈之后才停了下来。

    羽衣这一阵龇牙咧嘴,单纯的摔的话,其实伤害不大,关键摔了这一下之后,牵动了他之前身上的伤势。

    暴风骤雨般的进行了一阵表情变化之后,羽衣这才抬起了头来。

    这抬眼一看不要紧,他刚好看到眼前正伸出的一只脚……这得亏是他转完这一圈就已经停下了,否则的话还得被“好心人”帮忙才能停下。

    虽然她会毫不客气的踩他一脚,或者像是踢球一样把他踹向相反的方向。

    因为这只脚的主人是一身任务装的战场最高指挥纲手。

    羽衣选择的投放自己的位置其实很不错,可能是在进行战事总结,像是纲手、水门和三代火影等关键人物都扎堆呆在这里呢。

    见羽衣停下了,纲手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又把脚又收了回来。

    因为对方肩膀以下腰肢以上的某个位置的某些女性关键特征的遮挡,趴在纲手脚下的羽衣无论是怎么仰头也是看不到纲手的面部表情的,但是他此时真心在怀疑纲手刚刚是不是露出了一个遗憾的表情,好像某种愿望没有得到满足似的。

    恩,羽衣停的好,刚刚这要是他没有及时刹车的话,肯定会被纲手一脚蹬出去的吧?

    “怎么样,潜入袭击的效果?”

    虽然现在这几个关键人物正在聊着什么关键事项,但是在羽衣以这样的方式降落下来之后,纲手还是开口询问了他袭击的效果。

    而三代火影和波风水门则是没太明白纲手话里的意思。

    “他刚刚飞去砂隐了,用那只能飞能炸的通灵兽执行了破坏任务。”纲手解释道。

    她这也算是为羽衣掩饰了一下,虽然纲手的话没有说的很明确,但是这些事从她嘴里说出来就能让听的人觉得羽衣其实是为了执行了纲手下达的命令才去砂隐的,而不是他的自作主张。

    否则的话指不定羽衣还得背上个战场抗命的罪名。

    “说起来,战争的后半确实没有看到他。”水门稍微回应了一下当时战场上的形式之后说道。

    确实,从这场战争的后半开始,空中的羽衣和通灵兽已经不在了,原先他还以为这是羽衣的通灵术因为什么原因被迫解除了呢,听纲手的说法,原来是去执行危险的潜入破坏任务了。

    敢去执行这样的任务,以年纪而论羽衣的胆量确实不错,那成功呢?

    纲手和水门三言两语就把羽衣的行动说清楚了,听他们这么说三代火影虽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但是看向羽衣的眼神中也带着点期待。

    羽衣暂时没有回答纲手的问题,也没有回应火影的期待,因为他首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从地上爬起来。

    刚刚虽然大家说的话题都比较严肃,但是他们的眼神出卖了他们的心理……大家都在用一种看珍兽的眼光在看他有没有?他又不是主动想玩空中飞人,至于这么看他吗?

    羽衣先是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面无表情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尘土,接着他观察了一下这几个人。

    纲手一直呆在后方指挥,没有与敌人交战,所以身上干净的很,水门虽然冲在最前面,但是以他那样的战斗方式,身上也没有粘上过敌人的血。

    至于三代火影……好吧,此时他已经换下了先前的任务装了,恢复成了原本的那种打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那满身血,压根就没办法出现在纲手眼前。

    虽然有不小的战损,但是木叶毕竟赢得了战争,所以既然脸上的表情都还不错。

    “羽衣?”

    纲手又叫了羽衣一声,他这才回过了神来,于是马上说道:“大致上说袭击是成功的,因为对方没什么有效的对空手段,我的主要目标是对敌人的关键设施的破坏,不过没有详细的情报,我也就只能凭印象和当时的主观判断进行袭击,所以具体效果我并不能确定。”

    羽衣没有把话说的太满,万一他炸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呢。

    没想到火影听过了羽衣的话之后,马上招呼过来了一个情报班的忍者,然后吩咐了几句之后,对方迅速的离开了,然后接着又带着一张地图回来了。

    火影亲手把地图展开,然后把一支笔塞到了羽衣手中,“这是砂忍的谍报地图,虽然不是很详细,但是大致上来说是正确的,羽衣,把你破坏的地方标出来。”

    羽衣接过了地图,这一刻他心里是比较郁闷的,要是早把这地图给我看,我不就能进行更精确的轰炸了。

    他这会已经忘了自己去砂隐其实完全是临时起意了。

    伸手圈出了他破坏的几个地方之后,火影脸上就泛起了笑容。

    “成了,虽然有一部分是无关紧要的地方,但是关键设施也破坏了不少,考虑到砂忍在战场上遭到的损失,在风影又看到了村子的部分关键设施被破坏了之后,他只有向木叶求和一条路可走了。”

    三代火影高兴的说道,接着他马上收敛了笑容,用某种意味不明的语气说道:

    “这面战场上的战事,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