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还有,羽衣是个中忍吧?拿出点中忍的觉悟好吗?上次炮击了尾兽,这次有弹击了砂忍指挥部?你是砂忍小克星么?你让别的中忍怎么活?

    事实上羽衣能够取得值这么大的战果,很大程度是都是因为突袭和空袭的优势,突袭不用去说,敌人肯定会措手不及嘛,空袭在战场上有着明显的优势,同样威力的忍术,比如一个火遁,你从正对面向敌人吐火遁,和从正上空对着敌人的脑袋吐火遁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八咫鸦的卵弹,如果横着当炮弹打的话,那肯定不会有纵向投弹那种威力的。

    虽然羽衣这样描述了他的战果,但是指挥部里大部分人都是半信半疑的,那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他们当然听到了,但是羽衣炸的真是敌人的指挥体系?

    好在这里还有一个比较信任羽衣的纲手在,她知道对方虽然年轻,但在这种时候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再向羽衣确认一遍。”

    纲手的脸上全是严肃,要是真的打掉了敌人的指挥,这对木叶来说可是无可比拟的优势,但是严肃归严肃,她的行为嘛……总之是一把年纪少女心,纲手发布命令的时候一直在习惯性的咬着拇指的指甲。

    这大概是她思考时的习惯了。

    指挥部这边要求羽衣再次确认一下他的战果,几乎是同时的,羽衣又把自己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了一边,这下纲手算是能放手相信了。

    不过还没有等纲手再次做出战术上的调整,羽衣又传过来了一天消息。

    “纲手大人……”负责向纲手汇报的忍者张了张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又怎么了?直接说!”纲手皱着眉头呵斥道,这会了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

    “承担侦查任务的中忍上白石羽衣,刚刚汇报说他要去空袭砂隐村……”

    纲手:“……”

    前言撤回,羽衣确实不会胡说八道,但是他会胡作非为的!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纲手差点给自己来了个平地摔,空袭砂隐村?搞笑呢这是。

    “马上制止他!他的任务是侦查,问他侦查该怎么做不懂吗?!”纲手马上说道。

    制止羽衣是必然的,她这会已经觉得羽衣完全是在胡闹了,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啊,这种时不时的脱线行动是玖辛奈教他的吗?

    “那个……纲手大人,他没等我们做出具体指示就已经飞走了。”

    传递消息的忍者同样一脸便秘的样子。

    此时羽衣确实已经开始飞离战场了,并且按照作战地图上的方位向着砂隐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要是这会指挥作战的是三代火影还是别的什么人的话,羽衣是不敢这么做的,毕竟这有点带着放弃侦查任务的性质了,对于一名忍者来说,这是最不被容忍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战场上的指挥官毕竟是纲手嘛,纲手是谁?没错,是自己人啊,所以没太大关系的。

    再说了,羽衣也仅仅是侦查中的一小环而已,并不是说没了他木叶就没法做侦查了,那怎么可能,真当人家日向都是摆设吗?

    而且羽衣也看出来了,这面战场上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已成定局了,既然如此,战场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那么为什么不去敌人的大后方搞点破坏呢?

    客观意义上说,羽衣这样的想法其实有点道理。

    再客观意义上说,实际上羽衣这么做其实是一种作死行为。

    不过他终究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成了一个说走就走,说干就干的风(疯)一样的忍者。

    纲手带着气愤,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羽衣去就去吧,希望他能够安然回归,反正这会也没有办法制止他了。

    而且纲手也心思过于关注羽衣,她的绝大部分精力还是必须得放在整个战场的指挥上。

    …………

    攻击砂隐村从头到尾本身就不在木叶既定的战略目标之内。

    如果现在是木叶和砂忍的两国交战的话,那么他们当然巴不得能够灭掉砂忍,但是现在可是五方以上的乱战,这个时候投入极大的战力、同时面临着巨大的战损去彻底干掉一个敌人战略上是相当不合时宜的,甚至可以说是无脑的。

    风之国可是五大国之一,砂忍再怎么不济事也是强者之一,要是大规模攻击砂隐村,必然会面临他们的誓死反扑,想象那种场面,总之木叶不想承担那样的后果。

    木叶需要的是一个屈服于自己的砂隐,而不是一个被干掉的砂忍,因为就算干掉了砂忍,赢了他一个也并不意味着会赢了整个战争。

    就算真的消灭了砂隐,那个时候没了砂忍也就意味着岩隐能够腾出手来用更大的声势攻击木叶了。

    这种为他人做嫁衣、损己利人的事情,谁爱做谁做,反正木叶是不会去做的。

    因此简单的概括一下木叶本次战役的目的:彻底打服了砂忍,然后让他们乖乖去北线抗岩隐,不要老在川之国、火之国这边乱窜。

    现在风影也在战场上,对于木叶来说,要是能够抓到风影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那会更加容易实现他们的目的。

    话说回来,大部队攻击砂隐是不行的,但是单兵突入呢?空中潜入呢?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经过了三十秒的激烈思考并且得出了这件事有很大的可行性的结论之后,羽衣向纲手汇报了自己要去袭击砂隐村的请求,然后不等对方回话掉头就飞走了。

    如果有人问他为何行为如此的脱线和随性的话,那么他会回答说是玖辛奈就是这么教育他的。

    可羽衣的行为都是为了木叶的大势,绝没有试验一下八咫鸦的威力究竟如何的私心。

    为了防止战场上的砂忍有手段向村子通风报信,羽衣先是往木叶这边飞了一段距离,给敌人他已经返回的错觉,接着在消失在了敌人的视野中之后,立即提升飞行高度,然后在战场上绕了个大圈子,这才开始飞向了砂隐的方向。

    该小心谨慎的时候,他还是十分小心谨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