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你运气不错,玖辛奈。”纲手对着玖辛奈说道,作为一名实力忍者,能够找到一位合适的弟子,确实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这种庆幸就像是三代目火影之于初代、二代,三忍之于三代目火影,波风水门至于自来也……

    然后纲手又对着羽衣说道:“小鬼,可不要死在战场上。”

    羽衣顿时郁闷不已,这话说的,好像谁盼着自己死在战场上似的。

    可他还不得不应和下来。

    “是,纲手大人。”

    “昨天你受伤了?”

    “额,是的。”

    “哪里?伸出来。”

    羽衣按照纲手的吩咐伸出了自己那只受伤的手掌,这个时候也不见纲手有什么动作,她的手掌上附着上了一层碧绿的查克拉,然后她又伸手握住了羽衣的手掌。

    羽衣顿时就感到了自己的伤口又痒又麻,这是伤口在进一步恢复的征兆。

    “先期出来很不错。”纲手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羽衣的手掌。

    羽衣抽回了自己的手掌之后,就有些好奇的用另一只手解开了上面的绷带,然后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恢复到了只有一道浅浅的血线的程度了。

    这医疗忍术,出神入化了有没有,这不科学的,跟这本书的主旨不符!

    纲手没有再管羽衣,然后又对着玖辛奈说道,“玖辛奈,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暂时留在这里帮我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吧,前线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如牛毛,我不胜其烦,你好歹可以替我分担一下,反正你回到木叶跟回牢笼没什么区别。”

    “真的吗?我可以留在这里?纲手老师?”在等到纲手点头之后,玖辛奈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

    “太好了!”

    这就好比瞌睡有人送枕头,玖辛奈正在费劲心思的想理由能够留在这里赖在前线呢,没想到纲手却主动提到了这件事,她怎么可能不同意。

    “纲手大人,这不可能,根据火影大人的命令,九尾人柱力必须马上回木叶,这我们的任务!”

    一直在纲手帐篷门口候命的两个暗部听到了纲手这么说,顿时冲进了帐篷内,他们不可能让玖辛奈留在这里,否则的话回到木叶等待他们的将是最为严厉的处罚!

    纲手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她猛的越过了十数米的距离,出现在了暗部忍者的面前,她刚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没想到有人比她还快!

    比纲手的速度还要快的,是浑身缠绕着雷光的羽衣,他并指如刀,雷切贴着发出声音的那个暗部的脸刺入了他身后帐篷的一根立柱中!

    这大概是羽衣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全力行动,所以这是他今生最快的一次,比昨晚攻击砂忍的时候要快,比刚刚躲避纲手攻击的时候也要快。

    雷光切断了暗部的一部分面具,并且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羽衣的手,再往下两寸就能切断这个暗部的脖子,在往左一寸就能更残忍的刺穿他的颅骨……

    悲催的暗部忍者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被自己人攻击,他任何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做出来。

    羽衣的反应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是他下手的时候稍微偏一点,被这个雷遁忍术击中了暗部的忍者那肯定是活不了了。

    玖辛奈的弟子,不至于动辄杀人吧?

    不过纲手和玖辛奈很快看清楚了羽衣的动作,于是顿时放下心来,羽衣只是恫吓而已,他只切开了这个暗部忍者的面具,刮伤了对方的脸而已。

    “我记住你了,暗部分队长,代号三魈。”

    羽衣的声音里透着冷彻,他虽然没有伤害到这位忍者,但是语气里透出的威胁可别肉体的伤害要来的严重的多!

    暗部,不只会对敌人狠毒,一旦接受了命令,他们连本村的忍者都毫不手软,因此他们才会隐藏身份,一旦他们的真实身份暴露,那么可能面临的就不只是敌国忍者的追杀,甚至有可能部分的本国忍者都会对他们出手。

    谁让他们干的都是一些脏活累活,一旦他们的身份暴露,那么跟暗部有仇的木叶忍者自然也会出手的。

    暗部不只是暗部,当不执行任务时,他们也需要明面上的身份进行活动,一旦他们的身份暴露,要么就只能永远在黑暗中生活,要么就会被杀。

    那么羽衣和纲手暴怒的原因是什么?

    当然不是因为这两个暗部忍者无视权威直接闯进帐篷。

    而是因为这个白痴对玖辛奈的称呼是九尾人柱力,这个称呼究竟有没有带着蔑视先不说,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木叶前线!

    说不定纲手的帐篷就处在地方忍者的监视中,说不定这个暗部刚刚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就有敌方间谍在这个帐篷外面,说不定就这一两分钟九尾人柱力在木叶前线的消息就已经被传达了出去。

    这意味着什么?有脑子的人马上就能明白过来。

    一旦敌人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马上压过了,不管死多少忍者,只要能够解决掉人柱力,那就赚大了。

    因为尾兽是忍村相互威慑保持力量均衡的一个重大因素,没有一个忍村能承担的起失去尾兽的损伤,尤其是在忍界大战进行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搞不好失去尾兽和人柱力就会引起一系列的崩盘,进而影响整个战争的进程。

    此时羽衣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但是那个暗部忍者面具下面已经冷汗涔涔了,这不是被羽衣吓得,而是他已经明白刚刚自己说了什么、会引起什么后果了。

    这种低级错误,祸从口出,不管如何,这次任务完成之后,他的暗部生涯就到头了。

    纲手的脸依然黑的很彻底,她走到这个暗部的身边,在她的耳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暗部的嘴巴就这么松吗?要是我的帐篷周围有敌国的间谍存在,导致了玖辛奈情报的泄露,你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要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们这次执行任务的暗部,一个都别想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