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个时候暗部忍者们开始察觉到让玖辛奈离开木叶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似乎除了三代火影之外,没人能够控制得住她。

    不完全正确,要是以实力论,能控制得住玖辛奈的人不算少,但是谁也不会真的对她动手,万一把她弄伤了,你知道她男朋友是谁吗?你怕不怕水门闪啊闪的就闪到你面前?

    玖辛奈带着羽衣走进纲手的帐篷的时候,门卫并未阻拦。

    此时的纲手正在进行着一场会议,于是她只是向着玖辛奈点了点头,示意她先坐下,然后就接着主持会议了:

    “目前我方的态势很不错,砂忍方面千代已经进入了战场,但是她制造的进攻姿态已经被我方化解,敌方的侵略前锋已经被我们推回了川之国,事实上他们的战争潜力已经快要被压榨到极限了,只要再给他们倾力一击,那么等待砂忍的下场就只有投降——如果风之国不想被灭国的话。”

    “目前砂之国是双线作战,而我们是四线为敌,砂之国部署在岩隐方向的力量大约有6000人,而跟我们对峙的有4000人左右,但是我们的战力只有2500人左右,从兵力对比上我们依然处在劣势,而且失去了旗木朔茂之后,我们也失去了能够刺透砂忍防线的利刃……。”

    说道这里,纲手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居然因为那样的理由失去了木叶白牙这样的能够左右战场的力量,真不知道木叶高层那些白痴脑子里究竟是只怎么想的!”

    说道这里,纲手像是再也忍受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一般,用拳头狠狠地锤向了身前的桌子。

    “嘭”的一声过后,不只纲手眼前的桌子被她一拳击碎,就连地面上都出现了一道夸张的裂痕,而这道裂痕居然延伸到了帐篷的外面。

    羽衣的眉毛不自觉的抖了抖,这就是三忍中的一点红,木叶的正牌公主的一拳之威!

    从羽衣的角度看上去,纲手绝对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美人,然而她这暴脾气。

    从羽衣的角度看过去,纲手绝对是木叶数一数二的美人,然而她这大战力。

    从羽衣的角度看过去,纲手绝对是忍界数一数二的美人,然而她这伪年龄。

    姿容出众,身材拔群,出身优卓,然而注定孤独一世啊。

    “这都是第几张桌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听到了身边的一个忍者的小声嘀咕。

    也不怪纲手这么生气,如果木叶白牙还在的话,木叶对砂忍的战争不至于打的这么被动,以白牙对砂忍的威慑力,说不定这场战争早就应该结束了……在砂忍把千代投入战场之后,能够克制她的毒的纲手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这条防线的总负责人,战场上林林总总的大事小情每每搞得她焦头烂额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咒骂木叶高层。

    每当这个时候,纲手身边的忍者们都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第一他们虽然他们不敢像公主大人一样乱说话,但是心里他们都觉得纲手说的有道理,木叶白牙在这面战场的时候战斗要轻松的多,他本身就是一个让砂忍望而生畏的角色,第二,纲手不但是三代火影的弟子,三忍之一,更是初代火影的孙女,不要说她只是骂骂高层而已,就算她从木叶大门一直拆到火影大楼又能怎么样?

    在上次忍界大战失去了弟弟和恋人之后,纲手实际上对木叶上层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她的内心中早已存了要离开木叶的心思,不过只因为她是初代火影的孙女,活跃在战场上的最后的千手,这种羁绊与象征意义让她无法抽身离开战场而已,但现在她已下定决心,在与砂忍方面的战争结束之后,她就会就脱离木叶。

    爷爷留下的宝藏,现在在她眼里已经变得跟狗屎差不多了。

    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木叶公主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示意继续会议,帐篷里的人也见怪不怪的再次正襟危坐——看来纲手当众发脾气这种事情肯定不是发生了一次两次了。

    “奈良鹿久,你接着往下说。”

    虽然冷静了下来,但是纲手显然没有了继续解说下去的耐心,他交代自己的参谋、年仅二十多岁的奈良鹿久继续说先去。

    “仓促被推举上台的四代风影并没有三代风影那样的权威,他也没办法整合国内的力量进行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我们得到消息,在战争态势无法好转的前提下,砂忍和风之国的和谈派已经开始重新抬头了。”

    “但目前我们存在两个问题,第一点是明知道再给砂忍倾力一击他们就可能退出战争,但是因为兵力匮乏和补给线漫长的因素,我们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第二点是纲手大人虽然再次破解了千代新的毒素,但是由于医疗忍者的缺乏,我们无法大规模的制造解毒药剂。”

    “关于第二点,今天从木叶派遣的二十位医疗忍者已经到位了。”这时玖辛奈开口说道。

    鹿久看了玖辛奈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那帮大忙了……总之就像现在战争的天平开始向我方倾斜,但是战线上的僵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一点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

    在制定了下一步的战争规划依然是有条不紊的逐步消灭砂忍的有生力量之后,木叶的作战会议很快就结束了。

    大部分的忍者很快就退出了纲手的帐篷,而纲手本人在处理了一部分文件之后,这才抽出了时间跟玖辛奈交流。

    “抱歉了,玖辛奈,你什么时间到的?”可能因为两人的性格有些相似的地方,纲手对待玖辛奈的态度明显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两个人算是朋友。

    “纲手老师,我们刚刚到不久。”玖辛奈曾经跟随着纲手学习过医疗忍术,所以称呼纲手为老师。

    这时纲手才注意到玖辛奈身后跟着一个小鬼,她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是你的弟子吗?刚刚从忍者学校里毕业的小鬼吧,战场可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每当看到这样的小鬼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纲手内心深处最不愿意回想起的记忆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在眼前,那种怎么都压制不住的记忆往往会让她很是烦躁。

    Ps1:感谢书友SEXANGEL的打赏。

    Ps2:要是我不小心QJ了岸本的设定,我表达一下歉意,然而我可能会改,也可能不会改,视节操而定。

    PS3:求个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