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幻术通过作用于敌方的五感,而其中的绝大部分幻术要通过视觉才能起作用,理论上讲,只要闭上眼睛,大部分幻术就不会起作用。

    “原来如此!”迈特凯说道,他似乎看到了一条对付幻术型忍者的康庄大道!

    “你白痴啊,闭上眼睛怎么战斗!看不见敌人的动作,这吧等于自己找死吗?!”带土讽刺道,身为一名吊车尾,能够鄙视另一位吊车尾,找到优越感的时候可不多。

    如果红同学对于羽衣能够多一点了解的话,她就不会那么情绪话了,以为羽衣尤其擅长激怒对手。

    “那你就坚持自己的策略吧,输了可不要后悔!”夕日红有些恨恨的说道,然后也不管羽衣有没有做好准备,对着他甩手就是两枚手里剑。

    她是幻术型忍者不假,但是不代表她的攻击手段只有幻术,手里剑和苦无她还是会用的!

    羽衣的眉毛微微一挑,接着就睁开了眼睛,这位同学下手还挺狠,两枚手里剑直奔他的胸口而来!

    不过手里剑这种攻击手段,对于任何忍者来说,正面都很难起作用。

    羽衣迅速的从刃具包里抽出一枚苦无,然后在胸口精确格挡。

    “当当”两声之后,红的手里剑丝毫无错的被羽衣击落。

    “你不是要闭着眼睛战斗吗?”红见羽衣睁开了眼睛,出言讽刺道。

    像这样对战中的语言冲突,老师一般是不会制止的,因为这可能是心理战的一环。

    羽衣也确实能够干扰敌人的心理,但是羽衣却不是出于这样的目的说话的,理由很单纯,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喷垃圾话而已。

    “咦,我不是说了吗,闭着眼睛是为了对付你的幻术的,刚刚你用幻术了吗?哦……夕日家的幻术原来是这样的,我们一般都管这种东西叫做手里剑的。”羽衣用一副懵懂无知的脸,认真讨教的语气问道。

    “羽衣的恶劣性格……”跟羽衣熟悉的三人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了同样的念头。

    果然,觉得自己被戏耍了的红更加恼怒了!瞬间又是三枚手里剑直奔羽衣而来。

    羽衣再次把手里剑格挡开,然后说道:“手里剑就算了,你不用幻术吗?那你可就输了,手里剑投掷术我可比你在行。”

    这时夕日红发现了一枚手里剑绕了一个巨大的弧线奔向自己而来!

    “什么时候?!”

    她根本没有发现羽衣发动攻击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对方是怎么把手里剑投掷出来的?

    不过因为手里剑要绕到她视线的死角里然后再突然出现的缘故,走大弧线的手里剑到红的眼前时力道不怎么足,她同样迅速的同样用苦无格挡。

    “铛!”

    羽衣的攻击似乎没有起效。

    夕日红刚想要出言讽刺羽衣的手里剑投掷术也不怎么样,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击中她!

    这时她却突然听到有人十分焦急的喊道:“小心,是影手里剑!!!”

    “什么?!”

    羽衣投掷的手里剑不是一枚,而是两枚,两枚手里剑同样以大弧度袭向夕日红,一上一下,下面那枚手里剑藏在上面那枚手里剑的影子里,贴地十厘米掠行,而且这枚手里剑在红身前一米的位置时还极速上飘,十分凌厉的直奔她的胸口而来!

    得到了提醒的红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她狼狈不堪的进行躲避!

    手里剑划破了她的衣袖,在她的手臂外侧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如果不是有人提醒的话,这枚手里剑就会让她失去行动能力,而且起码能造成几个星期都无法痊愈的伤害!

    “猿飞阿斯玛,这是两人对战,禁止他人的任何提醒!如果你再干扰战斗,夕日红立刻不合格!”相泽老师立刻警告了阿斯玛!老师的语气里十分的恼火,没有一丝顾忌猿飞阿斯玛火影之子的身份。这本身是分胜负的一击的,因为阿斯玛的提醒,变成了无关紧要的攻击了!

    “是,老师。”猿飞阿斯玛老老实实的垂下了脑袋,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刚刚看到红要受伤的时候,他不知为何就喊出了声。

    本来应该分出胜负的招式只完成了无关痛痒的轻伤,这绝对是阿斯玛的责任。

    两枚手里剑以绝对同步的轨迹飞行,还使用了影手里剑的技术,难度绝对超越一般忍者的认知,要知道这可是直径不足十厘米的手里剑,而不是巨大的魔风手里剑!

    夕日红检查了一下自己伤口,仅仅是擦伤而已,并不严重,严重的是她握着苦无的右手,这会依然处在麻痹之中。

    一瞬间,她就判断出了羽衣攻击中的手段。

    “你在手里剑上辅上了雷遁?!”夕日红惊疑不定的问道,要知道能够熟练使用遁术的忍者,整个忍者学校的学生中也没有几个,更重要的是,她能够确定从对战开始,羽衣就没有任何结印的动作,那么问题来了,他是怎么使用雷遁的?

    羽衣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夕日红的问题。

    “那么小的手里剑,你是怎么做成影手里剑的?”她有些不甘心的接着问道。

    这次羽衣回答了,因为他的科普之魂在燃烧,“让两个小体积的物体以大弧线的轨迹做同步运动,还要在最后的关头保留一定的加速力,这确实不太容易,涉及到磁力、磁偏角、的地转偏向力的修正等应用,我为此总结了一个有点复杂的公式,不过实用起来有点考验使用者大脑的电算能力……”

    “磁?”对于红来说,羽衣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那一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词搞的她有点头昏脑涨了。

    “从物理学的角度上讲,磁场既电场,电和磁密不可分,或者说电就是磁,磁就是电,而雷遁,说穿了也就是电的应用而已。”

    夕日红:“……”

    老师:“……”

    同学们:“……”

    大家的内心都在咆哮,你这说了个鬼意思?为毛我们一句都没有听懂?

    然后他们开始看相互之间的反应,有人在不停的点头,莫非他明白了?

    于是为了不至于显示出自己太笨,于是大家都开始跟着开始点头。

    “带土,羽衣的意思你明白吗?”

    “啊?我?……我当然明白了,怎么,需要我向你解释一下吗?”

    凯虽然脑子不怎么灵活,有时候表现的跟个珍兽一样,可谁也不能把谁当傻子不是。

    深深的看了带土一眼之后,他说道,“不,不用你解释了,我想我也明白了。”

    PS:萌新上路,各位看官老爷,有推荐票的还请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