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君,带土,凯,毕业考试的内容我打听到了。”

    “琳,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时候,野原琳也走了过来,她大概是唯一肯亲近白痴+西瓜头这个三人小圈子的女生了。

    看到这里,聪明的人就应该明白了,没错,上白石羽衣跟带土和凯混在一起,有着屏蔽女生骚扰的功效,没错,虽然他本身很受欢迎,但是碍于他整体跟两位奇葩混在一起,所以在学校里过的还算安稳。

    “琳,考试内容是什么?”带土立刻问道,显然对于毕业考试,他实际上并没有自己宣称的那么有信心。

    “实战,毕业考试的内容是实战,靠实战的排名来决定毕业名次,然后在老师会根据每个人实战中的表现来判断他究竟能不能合格。”

    “也就是说,只有在对战中表现的好,哪怕是战败也并不意味着会无法毕业?”羽衣稍微想了一下之后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是的。”琳肯定的说道。

    这会旁边的吊车尾二人组已经活蹦乱跳了,迈特凯是激动不已,考实战的话基本上意味着他能够合格了,至于带土也很简单,比起实战来,考笔试之类的东西的话他铁定更弱。

    “那个……羽衣,你刚刚和琳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高兴了一会之后带土又问道,什么叫做根据实战中的表现来判断能不能合格?吊车尾理解不能。

    “意思就是说赢了也不一定能顺利毕业,也可能不合格,输了也不一定会被留在忍者学校,只要在战斗中表现的好,同样也可能合格。”羽衣说道,他也是很有感触的,在战争期间,这种考试方式可要实际的多。

    “奥~~”

    带土和凯顿时做恍然大悟状。

    “第一班的,大家注意了,马上去第八训练场集合!”这个时候,忍者学校的一个老师对着羽衣他们所在的方向喊道。

    相泽步,35岁,忍者学校老师,中忍,在战争期间忍者能够活到他这个岁数,非但没有死连全胳膊短腿都没有,这种概率基本上等同于60岁还能安产的高龄产妇……这位大概得算是羽衣他们班的班主任吧。

    羽衣他们几人跟着这位老师去往了第八训练场。

    果然,考核的内容是实战。

    第八训练场离忍者学校不远,很快的一班共三十人已经到达了那里。

    身为教师的相泽老师在学生们的怨声载道中宣布了毕业考试的内容是实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相对于展示几个忍术,或者说是做一份答卷,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实战更加不受人喜欢。

    相泽老师完全无视了学生们的意见,甚至连给他们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宣布了第一组的对战名单。

    羽衣看着对战的两位龙套,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的水平还算不错。

    战争期间由于忍者学校的教育和外部环境的不同,忍者的成长速度是不一样的,举例来说,没有开眼的宇智波带土,在学校里是无可争议的吊车尾,但他同样也能在十一岁的时候成为中忍,而和平时期十一岁的学生还没有从忍者学校毕业呢。

    对战一组接着一组过去,很快的,轮到了羽衣。

    “第六组,上白石羽衣对夕日红!”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羽衣没有丝毫迟疑,当先就走进了演习场中。

    幻术,一种精神攻击的方法,通过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和一些看来是不经意但却隐秘的动作、声音、图片、药物或物件使对方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而在意识中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

    像夕日红这样的幻术型忍者,羽衣他很感兴趣,因为他在忍者学校的实战课中从来没有碰到过幻术型的对手,在这场战斗中,他可以试试自己的能力对幻术是否能够起作用。

    如果连普通的幻术都无法对付的话,那以后在碰到宇智波的写轮眼的时候,他就要小心了。

    “琳,你觉得谁能赢?”带土在琳的身边,貌似很关心羽衣的问道。

    至于他究竟是打着什么目的凑到琳的身边的,你猜?

    “应该是羽衣吧。”琳回答的很肯定,不过还有半句她没有说出口。

    如果羽衣没有弃权的话。

    要知道,平时的实战课羽衣经常会以查克拉不足为理由弃权……

    羽衣的理论课的成绩超级优异,但是他在班级内的综合排名为什么一直排在中间位置呢?原因很简单,在各种实战、体术、手里剑课上,他经常弃权,而且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让老师信服的理由。

    当然了,琳其实不用担心,羽衣这次当然不会弃权,第一,现在可是毕业考试,要是什么都不做就弃权的话,他铁定不能毕业,第二,他真的很好奇自己的招式对幻术型忍者能不能起效。

    “不会吧,我觉得夕日红能赢,她的综合成绩可比羽衣这个干劲不足的家伙强多了。”带土反驳着说道,他为什么没有站在身为挚友的羽衣这边?很简单,琳替羽衣说话大概让他有点不爽吧,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谁知道呢……”不怪野原琳这么不确定,实战课上上白石羽衣弃权的前例太多了,多到数不胜数。

    如果能把迈特凯的干劲分十分之一给羽衣的话……

    琳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象把一个西瓜脑袋头套在羽衣的头上,然后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嗯,羽衣现在就挺好,完全也不需要向迈特凯学习,特别是打扮上。

    “战斗开始!”

    随着中忍老师声音落下,众人的目光都转进了训练场中。

    然后在夕日红以及所有观众们惊愕的目光中,开战之后羽衣居然闭上了他的眼睛。

    “喂!你什么意思?还想不想打了?”搞不清楚对手想要干什么的夕日红高声问道。

    “我这不是正在准备战斗吗?闭上眼睛是第一步啊。”羽衣依然是那种有气无力的语气,半死不活的态度。

    夕日红差点给气个半死,闭上眼睛就是第一步?这个一直平时各种课上在各种弃权的家伙是看不起自己吗?

    她不禁变得有些恼火了,于是咬着牙说道:“你闭着眼要怎么打?”

    “哦,你说这个啊,虽然不应该向对手透漏情报,但我还是对你解释一下吧,你是幻术型忍者吧?闭着眼睛是为了对付你的幻术。”羽衣一副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