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教父

作者:林海听涛

    后记】

    又到了写《后记》的日子。*-*//在写这篇后记之前,我专门跑去重看了一遍《我们是冠军》的后记。看完了就一个感觉——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三年过去了。我和三年前的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写的角色也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单纯的热血青年变成了一个中年大叔。

    我的潜台词可不是在说自己变成了中年大叔,实际上我还年轻着呢。有一个朋友来成都看到我说了一句话:“我一直以为写出托尼唐恩这种大叔的林海听涛是一个最少三十四岁的猥琐大叔了呢。”

    我只能嘿嘿傻乐。

    写《冠军教父》对我来说是一段很特殊的经历,或说也算是一种挑战吧?

    我第一次尝试写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经历也不相符的主角。年龄跨度从三十四岁到六十岁,这是生理年龄。至于心理年龄这种更虚幻缥缈没个谱的东西,就更不好说了。

    写《我们是冠军》的时候,对于人物的塑造,很多是参考我自己,以及我上学那会儿同样青春洋溢的同学们。写《冠军教父》的时候,可就没这条件了。

    不过倒也有一个原型。

    说到托尼恩的塑造灵感,并非来自任何一个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主教练。虽然看上去他很像穆里尼奥。但实际上脑海中第一次迸出这个形象是因为很早以前看的一部电影。

    那部电影我在《我们是冠军》里面也多次提到,就是阿尔西诺主演的《再战星期天》,是一个反应美国职业橄榄球的电影,阿尔西诺在里面出演主角——托尼马托,一个年纪大了有些跟不上时代了的落魄橄榄球前冠军教练。

    我一直都是阿尔帕西诺地影迷。自然也对他所塑造地这个主教练形象如痴如醉。接着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写一个像阿尔西诺一样地主教练。他不修边幅。他满嘴脏话。他话糙理不糙。他不怒自威。他声音沙哑。肢体语言丰富。他刚愎自用。他还会遭受挫折。会被人戏弄和嘲笑。当然最后他还会抽所有对手地耳光。

    就这样。托尼恩出炉了。选用“托尼”做名字。也是为了像阿尔帕西诺塑造地这个角色致敬。

    所以写托尼恩地故事对我来说。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种享受。我能够感到我理想中地那个主教练正一点点跃然纸上。成为活生生地可信、受人欢迎或不受人欢迎但是无法忽视地人物。

    我喜欢塑造人物。没有什么比创造出一个活生生地人更让我有成就感地了。

    我一点点写。一点点完善他。

    从一头撞进职业足球这个世界地轻狂、嚣张跋扈地年轻人。到五十岁知天命安静下来地老头子。我慢慢写。心也随着这个过程而产生变化。我想象自己像他一样轻狂冲动。话糙理不糙。我也想象自己像他一样经历了太多事情之后归于平静。渴望平淡。

    这也是为什么《冠军教父》地结尾并不像《我们是冠军》那样煽情。对张俊来说,退役是他最璀璨之后猛地归于沉寂的结局,前后反差颇大,所以也就更让人感动。但是托尼不一样,他是慢慢的,一点点收掉了刺眼张扬的光芒,就好像一朵慢慢凋谢的花,整个过程水到渠成,意料之中,好像下台阶一样,一步步拾级而下,非常自然。

    这是符合唐恩性格的结局,因此我处理成现在这样——有些平淡,不够绚烂,却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温馨和淡淡的离愁。

    我觉得自己做到了,我爱死这个结局了。不管是托尼在数万人的夹道送别下缓慢离开,还是坐车消失在深秋地雨雾中。都很自然,很符合最后一卷的意境——云淡风轻。不管之前多么辉煌,多么绚烂,多么刺眼,多么不可一世,都逐渐归于平淡。

    颇有“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味道。

    与写冠军的结局不同,写冠军的结局我黯然神伤了好几次。但是写托尼的结局,我是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完成的,就好像终于陪着老朋友一步步走完了一段漫长的旅程了一样,抵达了终点,找个地方好生休息一下,对旅程中经历的一切感到心满意足。

    就这样我写完了《冠军教父》。

    现在回过头来看,现我地字数竟然上了**总字数排行榜的前十,连我自己都觉得颇为惊讶。不过这个统计有水分,我这两年多写地绝对没有六百多万字,否则我平均一天一万字了,可是我很少会有这么HIGHH的时候。我自己私底下统计了一下,貌似有将近四百万字了。

    这个数字比《我们是冠军》略多,所花的时间却更少。这说明我比写我们是冠军那会儿更勤奋了,这是一件好事啊。这件事情我挺骄傲的,从开始上传《冠军教父》以来,到结束这天,除了由于512震的缘故,那一个月中间断过几天更新外,我再也没有断过更,就连请假一天到第二天更地事情都没有过。不管生什么事情,哪怕我外出,也做到了每天更新,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