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囚笼

作者:颓废龙

    超凡的中,激发而出的笼罩着半径10米之内的一切。

    不仅是视力受到了影响,就连听力也出现了些许的不适。

    但这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对于开启了的秦然来说,一切都是如鱼得水,他低下头看着再次被控制的‘J.佩雷尔曼’。

    “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除非我想要离开,不然谁也无法将我驱逐!”

    “就算是你找来的人,也不行!”

    虽然双眼无法视物,但是对方却发出了一阵怪笑。

    很显然,就如同秦然判断的那样,对方虽然自负,但也有着小聪明,哪怕是隐藏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

    “谁说过我要驱逐你了?”

    秦然轻笑了一声,淡淡的反问道。

    淡然的声音,外加轻笑声让对方一愣,但马上的对方就嗤之以鼻。

    “你是在强撑吗?”

    “我现在占有绝对的优势!”

    “你不仅无法将我驱逐,而且,J.佩雷尔曼成为了我最好的护盾,你难道不想要救他吗?”

    “我觉得我们可以……”

    “你搞错了一件事。”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救J.佩雷尔曼?”

    “他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对于我来说,他也只是一个比较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嘿,你是在用言语吓唬我吗?”

    “告诉你,没有用的!”

    “我早已经看透了一切,不然的话,以你的性格根本不会和我多说任何一个字——我对你可是了解过的!”

    “而且,你又能够拿我怎么办?”

    “甚至现在的你,连找都找不到我!”

    对方越说越是得意,到了后面,甚至再次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找不到你?”

    “你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你真的以为自己很隐蔽吗?”

    秦然反问道,然后,不等对方回答,就继续说道:“你选择的目标很明确,‘守护者’们和‘自由者联盟’。”

    “选择‘自由者联盟’是因为他们组织松散,且身价不菲,很容易下手。”

    “而选择‘守护者’?”

    “则是因为……你本身就来自那里!”

    “‘魔女的馈赠’好用吗?”

    对方沉默了。

    而这并不妨碍秦然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你是新加入‘守护者’的成员,还是以前的老成员,在某个副本世界中获得了你现在的力量,以至于让你的野心暴涨,达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从而开始了你所谓的计划。”

    “但我知道该如何锁定你,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做的。”

    “我的朋友瑞秋刚刚联系了‘守护者’的高层成员,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一一转述,虽然他们曾一度敌对,但是我的朋友名声向来不错,‘守护者’高层成员一定会重视她所说的话语,顺带的也会重视我刚刚提出的建议:开始让所有‘守护者’成员签订一份没有擅自杀害组织内成员的契约。”

    “不可能!”

    “你不可能猜到的!”

    对方连连的大吼起来。

    ‘守护者’这个组织很特殊,它不介意成员拉帮结派,更不介意成员进行内斗,甚至是在某种时候鼓励死亡内斗。

    但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某种时候!

    并不是随时随地的。

    而身为‘守护者’的成员,对方无疑是破坏了这个规矩。

    任何胆敢破坏规矩的人,都要面对制定规矩者的惩罚,秦然不清楚‘守护者’制定规矩的人是谁,但他很清楚,眼前的人很恐惧对方。

    看看这样的失神大呼吧。

    不过,秦然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他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的说道。

    “你说我拿现在的你毫无办法?”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拥有了这样的错觉,也许是之前顺利的猎杀,让你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又或者你认为自己是天命的主角?一切都会围绕你展开?”

    “很遗憾。”

    “我有一个朋友,非常喜欢你这种自命不凡家伙的味道。”

    “他,早已迫不及待了。”

    秦然说着,侧过了身躯。

    一直隐藏在阴影中的‘暴食’,就这么的扑了出来,他犹如是下山的饿虎,扑在了J.佩雷尔曼的身上,然后,就这么的融入其中。

    对于‘暴食’这样的原罪来说,吞噬实物和吞噬灵魂真的没有什么两样,在他看来都是……食物。

    或许会有一些区别?

    但也就是是否美味罢了!

    而眼前的‘食物’,很明显是美味的。

    “滚出去!”

    “你这个怪物,滚出去!”

    “啊啊啊啊!”

    惨叫声接连不断的在J.佩雷尔曼身躯中传来,接着,就是好像血肉撕扯与断裂的声音。

    J.佩雷尔曼的身躯不断的抽搐,对方从没有像现在一般希望逃离这个身躯的束缚,但是根本想也不想要。

    这个占据别人身躯的家伙,能够做到的就是哀嚎、惨叫,然后,被吞噬。

    当然了,这也就是一个开始。

    对方之前有一句话,秦然没有否认。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秦然绝对不会和对方多说一个字!

    秦然费了这么半天口舌,自然是有事情的。

    他不仅要知道对方的本体在哪里,还要知道对方身后是否站着什么人。

    例如……他的‘老朋友’。

    吞噬声迅速消失无踪,‘暴食’一脸不满的钻了出来。

    他才舔了两下,竟然就没有了。

    实在是不爽。

    当自己是冰激凌吗?

    就算是冰激凌,难道不应该是大份的吗?

    “味道记下了吗?”

    秦然问道。

    “记、记下来。”

    ‘暴食’点了点头。

    “带路。”

    秦然说着一把拎起了昏迷的J.佩雷尔曼,转身向着巷子外走去。

    不知何时,瑞秋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这个多疑的家伙睡觉的时候,是不是也睁着眼睛?”

    早已知道秦然想要干什么的瑞秋忍不住的问道。

    “睁着眼睛睡觉,总比睡觉的时候被割去头颅的好。”

    秦然说着将J.佩雷尔曼递了过去。

    “你确定他没有问题了?”

    接过J.佩雷尔曼的酒馆老板娘再次确认道。

    “你可以用你的方式试一试。”

    说着秦然与酒馆老板娘擦肩而过。

    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待在这里了,那个家伙应该陷入了慌乱,可不会就这么安心的等他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