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囚笼

作者:颓废龙

    秦然如同是一位初到艾德士的游客。

    他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游逛了整个艾德士。

    当然,在中间时候,他抽空看了那个年轻人给予他的纸条。

    纸条上的内容大致如下

    失踪1:卡罗尔.德尔,凯洛特.德尔(市长斯洛.德尔的两位侄子,对于没有子嗣的德尔来说,两位侄子就是继承他在艾德士一切的仅有人选,但两人同时在傍晚时分失踪)

    失踪2:安妮佩妮.琳(上议院议长哈迪.琳的独女,在异变前一天失踪)

    死亡1:奎克.韦伯斯特(富商韦伯斯特的儿子之一,在异变前三天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家中)

    死亡2:艾莫尔.莫尔(上议院议员莫尔的独子,在异变前四天被发现死在了某个旅馆中)

    两起失踪,两起死亡。

    对于存在怪物的世界自然是毫不起眼的,但是失踪者与亡者的身份,就如同那位年轻人说的一样,十分的不简单。

    市长、上议院议长、议员还有富商。

    这几乎囊括了艾德士所有的上层。

    按照常理,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但令人奇怪的是,却是悄无声息。

    违反常理的想象,令秦然眯起了双眼。

    “这几位和艾德士的异变有关吗?”

    秦然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

    因为,在此刻的艾德士,也只有和异变有关,才会变得这样异常。

    当然!

    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在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秦然眯起的双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返回了‘火炉烤鱼’。

    要知道还有一场演出需要他的配合。

    他不介意主动出击,更不介意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全都引出来。

    不论使用哪种方式,秦然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胜利的结果。

    而在这样的基础上,秦然为了更好的取得胜利,他再次给那位‘风信子’下达了新的命令。

    ……

    ‘火炉烤鱼’内,威尔与蜜尔面对面而坐,在两人的周围是一队特别行动组成员,吧台后,拉格仑则是眉头紧皱。

    斯密斯和孩子们则已经返回了房间。

    众人在旅店的大厅内,谁也没有开口,相互凝视中,气氛不自觉的压抑起来。

    “威尔,你觉得可能吗?”

    年轻的女顾问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忍不住开口说道。

    她没有称呼威尔为爷爷。

    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一种习惯,而威尔也从来没有纠正过。

    或者说,这样的称呼是威尔告知年轻女顾问。

    因为,那位大人物的警告。

    虽然那位大人物不算是全知全能,但每当开口的时候,总是会一言成谶,因此,威尔知道该怎么选择。

    不过,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不需要那位大人物说些什么。

    因为,超过五个人看到了行凶者。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也疑惑不解。”

    “所以,我想要听d的解释,他为什么要对艾德士的市长阁下出手。”

    威尔看了一眼气呼呼的蜜尔,示意自己的孙女冷静。

    “为什么?”

    “当然是有人栽赃嫁祸了!”

    “长得相似就是一个人吗?”

    “那那些变形怪就可以代表所有人了!”

    蜜尔语速极快的说道。

    顾问少女根本的冷静不下来,在得知d刺杀市长时,她就变得急躁起来,她有十成的把握,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一个针对d的阴谋。

    虽然她无法确定这个阴谋的发起者是谁,但她确定这个阴谋的不怀好意。

    要知道在他们出发时,上议院已经炒作了一团。

    至于争吵的议题?

    就是围绕着是否驱逐猎魔人展开的。

    在异变的艾德士做为前提下,驱逐一位强大的猎魔人是何等的不理智?但猎魔人不守规矩的向本地市长出手,同样令人心忧。

    蜜尔完全能够想象的到,在上议院内双方是如何据理力争的。

    对此,她感到了恶心。

    她很清楚,那就是一帮无耻的政客再为自己捞功勋罢了。

    艾德士变成什么样,他们根本不会关心。

    即使是支持猎魔人留下来的,也不过是他们之间下意识的对立罢了。

    没有什么善恶。

    有着的就是瞬息万变的不要脸。

    “变形怪没有那样的实力。”

    威尔摇了摇头道。

    呼哧、呼哧。

    听着之间爷爷的强调,蜜尔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重了。

    “难道你也在怀疑d?”

    顾问少女瞪大了双眼。

    “不是我在怀疑。”

    “而是我相信证据。”

    威尔继续说道。

    而这样的言辞,注定了让顾问少女变得越发愤怒,几乎是本能的,蜜尔想要掀翻眼前的桌子。

    不过,清晰的脚步声却在这个时候传来。

    蜜尔停下了动作。

    威尔表情则变得越发严肃。

    周围特别行动组成员下意识的站直了身躯,但脸上都带着一丝丝无奈。

    他们也不相信d会出手刺杀一位毫不相干的人。

    但,他们无法违背命令。

    踏、踏踏。

    吱呀!

    脚步声越来越近,当木门一声响后,秦然推门走了进来。

    目光扫过大厅中的所有人,秦然就故作面无表情的准备上楼。

    “等等。”

    威尔出声阻止。

    但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就仿佛是没有听到一样,秦然继续向着楼梯走去。

    “等等。”

    “这不是继续我和你继续早上的谈话!”

    “而是因为市长被刺杀案而来。”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你和这件案子有关,请你协助我们调查。”

    威尔加快了语速,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而这一次,秦然没有再离去。

    他转过身,以独有的冰冷语气问道:“刺杀?”

    “是的。”

    “虽然救援及时,市长阁下没有生命危险,但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所以……”

    “你觉得我要杀一个人,他还会有活着的可能吗?”

    秦然很干脆的打断了威尔的话语。

    威尔一窒,他不得不深吸了口气。

    “所以,我才说你和这个案件有关,而不是你去刺杀市长阁下。”

    威尔说着,走近了秦然,压低了声音道:“d,我需要你的配合你也不想要让冒充你的家伙继续逍遥法外吧?”

    “配合我,我有十成的把握抓住他!”

    秦然看着威尔,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的浮现出一抹笑容

    “我拒绝。”

    他这样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