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陆水寒摸了摸鼻子,喉腔里哼出个音节。不知道是对自家堂兄的不满,还是对已经风风火火闯进他卧室的jojo的不满。眼看jojo碰地一声踹开主卧房门,没有。再踹客房房门,还是没有……

    某人赶紧跟上去,打算阻止她,只觉背后黑影一闪。转头,陆展鹏同学的骄傲身影只留下了一抹骚包的古龙水香味。他无力地揉了揉眉心,见jojo正打算翻箱倒柜地找,忙阻止:“好了好了,他已经走了。”

    “吖?”jojo诧异地回头,对上他的眼。眨巴眨巴几下眼,忽然鼻子一皱,狠狠地将已经翻开的衣柜奋力一扔,大踏步地从他身旁掠过。陆水寒巴不得她赶紧走,自己好消停会。可谁知,人家出了门,纤腰一扭,直接在刚刚陆堂哥坐过的位子上屁股一塌,二郎腿一翘,根本没打算离开。

    “他还没走远,你不去追?”陆水寒提醒道。

    妖娆的女人瞟了他一眼,被进口睫毛膏拉得长长的卷睫毛轻轻在眼睑上滑过。涂着丹寇的手指探进包包里,摸出一包香烟和一只打火机。优雅地抽了一支叼在嘴上,抿着唇道:“抽支烟可以么?”

    “……”拜托,你这架势已经抽上一半了,还问我?陆水寒翻白眼。

    jojo见他沉默,便当做了默认,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朱唇微启,若有若无的飘渺烟波,在空气中荡漾开来。“坐。”女人优雅地点了点下巴,自然得仿佛这是她自己家一样。

    陆水寒歪了歪头,依言坐下,对方忽然扔过来两样东西。他反射般地接住,一看,正是她刚刚的香烟和打火机。

    “看你眉头不展的,也出问题了吧?来一支?”

    高高在上的女王,骄傲地半支着右臂,优雅地吞云吐雾。抽烟的女人,有种特别的颓废美感。陆水寒不得不承认,这个jojo确实是个小瞧不得的妖精。某人悄悄地吐了一口长气,打开烟盒,依样地叼上烟嘴,打火……

    “咳,咳……”

    “哈哈……”女王高笑。“reims,你真逊!”

    “你跟他怎么回事?”陆水寒被呛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好不容易熟悉那刺激的烟草味,将东西又扔回给了她,不疾不徐地问道。

    jojo耸肩,夹着香烟的手一摊:“你看到的样子。”

    “你……追他?”

    “嗯哼!”女王并未反驳,狠狠地吸了一口。“你们陆家的男人真难搞。”

    “别把我算在内。”

    “哼!你最难搞。”

    陆水寒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他为什么躲你?”

    “怕我追债呗!”jojo很理所当然地道,见他不解,便好心地解释。“他跟人打架,把夜上煌的东西全毁了,没钱,我就帮他出了……”

    某人听得一头雾水。“他干嘛要跟别人打架?”以自家堂兄的秉性,照说跟别人是打不起来的吧?

    精致的脸忽然换上了个妩媚的笑容,然后忽然顿住。“因为那天我刚好一个人去混午夜场,几个小崽子想灌我药把我拖出去……”

    “……”陆水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堂兄是英雄救美啊!可惜这美倒是救了,半副身家也搭上了。那夜上煌夜总会可以说是全s城甚至全国都在一线的品牌店,里面随便一个酒杯都得标价好几千,他在那里打架,还不得被讹死?

    不过,好像讹死他的,并不是店家,而是面前这个女人。“你看上他了?”

    “嗯哼。我老了……”没错,眼角开始长皱纹了,黑眼圈越来越浓了,黑头越来越明显了……一张脸,再也不是青春韶华,疯狂的日子,也该过去了。“那小子还会过来,我已经把他身上搜光了,他去不了别处。”

    好吧可怜的堂兄,兄弟为你掬一把热泪,你就死而瞑目吧!

    “倒是你,需要跟知心姐姐谈一下心么?”

    “我有什么好谈的?”陆水寒楞了楞,没注意,烟头上的零星火焰掉在了手上,立刻跳将起来,对着那被灼痛的手指腹发呆。

    jojo伸手拽过一直是摆设的烟灰缸,将烟头掐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斜倚在沙发上。“你跟我那学妹,闹翻了吧?”

    某人这才回神,朝她看去,呐呐地坐下。“有那么明显吗?”

    “不要把我当傻子。”jojo吟着笑。“看在我即将是你嫂子的份上,就替你解惑怎样?”

    “你跟她很熟?”脑子里还是有点不灵光,手上的烟灰,慢慢地飘扬在空中,落下。

    “不熟,但跟小白比较熟。”

    “哦?白漠然?”

    “不要用这种表情看我……”jojo有些怔忪道。思绪慢慢漂浮,开始回到四年前。“你被甩是正常的,就连小白都不能幸免,你怎么可能……”

    “哼……”某人微微哼了哼,听她这语气……“你也喜欢过姓白的吧?”

    “是又怎样?”jojo恼羞成怒。“你到底要不要听?”

    “继续。”

    “s大的文学社你知道吧?那时候我是社长……笑什么笑,jojo我当年也是好学生啊!恩……是这样的……”

    jojo的描述很简单,就是单纯为了爱才,去硬拉了进学校不到两天的叶欣陌进入考核严格的文学社,后来将她的一些手稿发在社报上,引得白漠然也进了文学社,然后就掀起了s打惊天雷勾地火的文学热潮——想当年,白漠然这个名字可是风靡了整个s大。

    “就这样?”

    “就这样。”

    某人死死掐住烟头,瞪她。“你刚刚不是说那女人甩了白漠然?”

    “嗯哼……当时很多人传言她喜欢小白,只可惜,他们进社团没多久我就毕业了。后来曾经见过小白,那模样跟你现在差不多,也是一提起小学妹就蹦老高,所以……”jojo耸了耸肩,脸上的表情不言而喻。

    白漠然那样温文内敛的一个人,能有那么大的反应,其实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关于感情的事。陆水寒闭上眼睛倒在沙发上,脑子乱成一团。那个女人亲口承认,她喜欢过白漠然,但是后来却不再喜欢了,是因为两个人签约的事?他们究竟是为什么才签下那份极不平等的条约?

    “就算是这样,那也跟我没有关系……”过了很久,某人才悠悠地道。

    深色眼线挑起一个“你是笨蛋”的弧度。“我敢保证,小白不是这么轻易罢手的人。所以,小学妹不要你,绝对跟这有关。”

    “你怎么知道是她不要我,我就不可以不要她?”某人咯噔咯噔地吊着小心肝,梗着脖子红着脸,这妖精,还真不懂得给他留面子。

    “傻瓜都能看出来。上次lily抱你的时候,她连眼皮都没掀一下。如果对你有心,还会不吃点小醋?”白嫩的手指戳来,直接顶在他的脑门上,直把他赫得往外挪。

    尽管有一年多没与这妖精见面,但好歹曾经是在一起滚过床单的人,怎么也不会没有半分影响。陆水寒定了定心神,随即为自己的胆小感到好笑。她都不在乎他,自己干嘛非得为她守着?

    想着,心脏似乎被纤细的钢丝绳划开,尖锐的痛苦盖过了所有理智。紧紧地咬完牙后,某人气势如虹地将手伸到妖精的面前。

    “干嘛?”不容易,居然让女王jojo都楞住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心里只有james一个人,你别……”

    “说什么呢!给我烟!”

    “……”

    嬉笑怒骂之后,是深深的孤独。而最孤独的,莫过于生活已经塌陷一半的叶欣陌。清冷的女人捧着带有寒字的陶瓷口杯,曲肘抵栏,目光放在遥远的半空。

    越过高耸的建筑,越过蝼蚁的人群,越过似灰蒙蒙的天空,仿佛老天爷都知道,她的心里,正阴云暗布。

    苍白的唇没有一丝血色,透明的脸上更没有半点表情,目光收回来后,瞟一眼右手边的那个寒字,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笨蛋……”还有一个星期,就该过年了吧!

    寒风袭来,单薄的身子晃了晃,终是慢慢踱进大厅,反手将玻璃门拉上。墙角处那群搬运工曾经搬来的东西,甚是有些碍眼,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叶欣陌踢踏着拖鞋,抿一口微凉的白开水,拐进卧室。

    才踏进门,一串铃声倏地划破淡漠的空气。

    清冷的眸子闪了闪,慢慢地走过去,翻找出落在他遗落在衣柜外套里的手机。

    “你好。”

    “兮兮,兮兮,是我!小茶茶!”对方轻快的声音传来,活泼开朗的语调顿时将卧室里的温度调高了些。

    “恩。”清冷地应了一声,叶欣陌坐回床头,继续抿着已经变凉的白开水。似乎,就连温度,都已经消失了应有的感觉。

    “兮兮啊!我好想你呀!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出去逛街吧好不好?”

    “恩。”

    “嘿嘿,嘿嘿……兮兮啊,那天的帅哥……”奸笑阵阵。

    “男朋友。”

    “哇,兮兮你真厉害啊!真的这么容易就钓到那个编辑帅哥啦!我太崇拜你了!”

    “还好。”

    “不行不行,兮兮你现在有没有空,我们出来聊。我要听八卦,哈哈!”

    喝水的动作略微迟滞了一秒,清冷的声线随即飘向电波的另一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