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叶欣陌偏头朝陆水寒看去,后者无奈地耸肩。她微微皱眉,正要开口。谁知一直观察着她的陆妈妈突然截断她:“啊!就这样了,小寒,现在跟你爸去。小陌啊,我们先把这桌子收一下吧!!”

    叶欣陌再张口,谁知她又是一截:“对了!!小寒,别研究得太晚,晚上早点休息啊!”

    早点休息,早点休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可没一个人再敢反驳。陆家父子是习惯了陆妈妈的**独裁统治。叶欣陌微微垂下眼睑,这陆妈妈刚刚的几次打断她,已经表示今天是铁了心地要留她在陆家过夜,如果说自己硬是坚持要走,恐怕自己来这一趟也就算白来了……

    那就只好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了。

    饭毕,陆家父子已经被关在了书房里不得出门。叶欣陌望着那门悄悄叹气,只得遂了陆妈妈的心愿跟她一起收拾,末了,两人便下楼去商场。

    “小陌啊!你很少出门吧?”

    “恩。”

    “那可不行喔!你看看你,脸色很不好啊!女孩子要好好保养自己,多出来走动走动。”

    “恩。”

    “有空,就多来陪陪伯母,我空闲的时候多,小寒他爸又忙,一个人怪冷清的……”

    “好。”

    “真乖。小陌你看这裤子怎么样,小寒他爸好久没买裤子了。”

    “不错。”

    ……

    陆妈妈是愈挫愈勇,直到给陆爸爸买了衣服裤子后,陆妈妈已经很成功地将叶欣陌的手拐到自己的臂弯,笑得她眉眼都挤在了一起。清冷的叶欣陌安静地挽着陆妈妈的手臂,很认真地回答她的各种有的没的一些奇怪的问题。

    才刚给陆爸爸买完鞋子,那老板娘很是自来熟地说了句:“哎呀姐姐,你这女儿长的可真标致啊!!”

    “哎呀妹妹,她不是我女儿,是我儿媳妇。你看看,这气度怎么样?”老板娘的话让陆妈妈准备抬脚走人的行为又缩了回来,目光再在店里转了一圈。

    “啧!!真不是盖的!!姐姐你真有福气啊!!现在的女孩子,整天涂涂抹抹跟妖精似的还说漂亮漂亮,她们哪有这姑娘的十分之一味道啊!!你儿子真有眼光,有眼光……”老板娘一顿猛夸,陆妈妈自然也就喜笑颜开,拿起手上的一件年轻男子穿的衬衫看。

    老板娘忙上前:“哎!姐姐,你眼光真好,这衬衫可不是普通的衬衫,这面料、这做工、这裁剪,可都是一流啊!!小姑娘你也看看,给你男人琢磨琢磨,他适合不?看你这身段这气韵,眼光肯定好……”

    老板娘一顿猛夸,直接把陆妈妈天上地下都分不清,叶欣陌跳着额头的青筋勉强保持镇定,微笑着给陆妈妈点头。两人终于再买了一件衬衫,才在老板娘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去。

    “小陌啊!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这种人很俗啊?”出了店门,陆妈妈对自动接过她手上手提袋并半挽着自己的叶欣陌问道。

    “怎么会?”叶欣陌歪头,不解。

    “你好象……不太喜欢话多的人?”陆妈妈试探地问。

    “不会。”叶欣陌摇头,顿了顿,随即对陆妈妈嫣然一笑:“话多的人,很温暖。”

    陆妈妈一滞,朝她多看了几眼,她仍然冲自己笑着,没有阴猊没有厌恶没有虚伪,清澈却又幽深的眸子里,映出真实的自己。

    微微一叹,陆妈妈终于沉寂了片刻。这个孩子,怕是孤独了太久,所以连想接近人都找不到方法。真难为她了,一个小姑娘要在这世上单独生存下去,想想都知道有多不容易。陆妈妈这样一想,看叶欣陌的目光也就愈发的温和。

    等陆妈妈拖着叶欣陌逛了两个小时以后,叶欣陌已经连微笑都支撑不住,她的腿那个酸啊!!就这一晚上,她算是把自己十多年的路一下子全走完了。终于陆妈妈觉得也差不多了,才跟叶欣陌大包小包地打车回家。

    两人到家,陆家父子也早就“研究”好了什么什么图,正在大厅里厮杀。“将!!”陆爸爸那个爽啊!!才俩小时,自己就把儿子逼得毫无招架之力节节退败,他这二十多年一直都没这样爽过。

    看见陆妈妈与叶欣陌回来,陆水寒忙推了棋盘上前去拎掉东西,冲叶欣陌道了句:“回来了?”

    后者微微点头,实在没力气说话,走到沙发上刚坐下。陆妈妈就催:“小陌啊!!逛得累了吧?快去洗澡睡觉吧!!”

    陆水寒此刻对自家老娘的佩服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她这先各个击破而后顺水推舟的法子用的那叫一个纯熟。看叶欣陌脸色呈现运动过后的瑰丽色彩,但眉头却紧皱着也不喊一声,他就知道这女人即使再怎么有事,她也不会说的。

    将她拉进房里,接过陆妈妈递来的衣物,便关紧了房门。“去洗洗。”

    “喔。”

    接过衣物的那一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某天,两人单独在一起未完成的事。她微微一颤,觉得他的手指滑过自己的手心所带起来的颤栗几乎要将自己淹没,忙抱着衣物就往浴室跑去。

    洗完,叶欣陌出门,看见陆水寒正在书桌上写写画画,听见门响,回头。“恩,洗完了。早点睡吧!!”

    “我……”叶欣陌微微皱眉。

    陆水寒像是看穿了她的担心,笑:“我等下去隔壁客房睡,你好好休息。”

    叶欣陌松了一口气,看他掀开被子,下巴朝自己扬,磨蹭地朝床边行去。“可是……”

    “怎么了?”陆水寒疑惑地看她,自己都表示不会动她了,她还想怎么样啊?

    “没,没什么。”叶欣陌像受惊的小兔,嗖地一下便钻进被子,陆水寒楞了楞,给她掖好被子。

    “那我出去了。”

    “喔!”

    她穿的是陆妈妈的睡衣,虽然陆妈妈不算胖,但穿在她的身上,仍显得很大,领口一片风光外泄,好看的锁骨似乎长了翅膀似地跟陆水寒招手:来抓我呀来抓我呀……

    陆水寒使劲翻个白眼,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顺手关上灯。叶欣陌突然出了声:“喂……”

    “什么?”

    “没,没什么……”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欲言又止的模样?陆水寒搞不懂,也懒得搞懂,便出了门去。一出门,看见自己的老妈对着自己翻白眼。

    他吊儿郎当地撇了撇嘴,径自坐下与陆爸爸一起继续之前的棋盘。慢慢地,天色晚了下来。陆妈妈恨铁不成钢地拉着陆爸爸回房休息,留下陆水寒一个人在大厅发呆。

    换在平时,这个时段并不晚,但明明刚刚几个人的呼吸还在,这时却只剩了自己,陆水寒呆着呆着,便不禁胡思乱想起来。她睡着了吗?她今天会不会很累?她是不是打算过了今天就真的跟自己没任何关系了?……突然而来的认知让陆水寒的心有点沉,沉甸甸的,让他发虚,发慌……总感觉,心里有团火焰,在跳动着找出口,却始终找不到。

    陆水寒出了阳台,望着远处的夜火辉煌,脑子里总是会不时地闪现,那一天,她那雪白的肌肤,她那娇柔的轻喘,她那纤细的手指……该死,着了她的魔了这是?陆水寒狠狠地捶了一下栏杆,咬了咬牙,蹭蹭往回走几步,又停住。

    进去,还是不进去?

    进去,还是不进去?

    陆水寒纠结着,不进吧!自己这脑子乱的慌!!进去吧!自己明明知道她并不想跟自己发生关系。但是,那是他的房间唉,他的房间唉!!他干嘛不能进?……不行,自己不是说了要去客房睡的!!可是客房的床好硬,不想去不想去……

    陆水寒纠结啊纠结啊,最终还是纠结到自己的房门口。此刻,他只差没去找朵玫瑰花来,撕一瓣——进去,再撕一瓣——不进去。抬脚走了两步,手刚放上门把,又突兀地收回,猛地转身……

    深吸几口气,陆水寒,你这是在干什么?里面那个女人,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妞而已,你怕什么?想进就进,不想进就乖乖抱着枕头睡觉去!!那么,自己到底是想进还是不想进?

    陆水寒想来想去,终于咬了一口牙,抵不过诱惑,推开了房门。他没发现,在另一个房间门半掩的背后,两双眼睛内闪过计谋得逞的精光……

    门内,很静。

    寂静得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放轻脚步走到床边,无边的黑……

    陆水寒微叹,坐在床沿边,手有点发抖地慢慢往中间摸索。真是搞笑,自己也算久经沙场,怎么就对这个女人没法静下心来?咿,不对,人呢?陆水寒皱了皱眉,手伸了老长,没触摸到人。莫非她知道自己进来,躲着自己?

    不对,被子呢?被子怎么也不见了?陆水寒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伸手往床头的台灯一摸,昏暗的灯光下床上的情景让他瞬间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