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有了,我应该能够找到办法,把这些家伙全都收进自己的五指山。”罗承盯着下方激荡的异变,神情慷慨激昂不已。

    如果他没料错的话,湖露就是这些天虫的弱罩门,但具体到底如何对付它们,这还得要集大众智慧,光他自己一个人想,估计想破头颅也没作用。

    接着下来,罗承指使超级战机,陆续给这些多头天虫各个部份都来了多张大特写,便决定打道回府了。

    当然,在返回地球之前,他还必须在平原附近打上自己的印记标识。

    退出了天虫平原的范围,罗承在附近刻下了一个辨识神纹法篆后,人影一闪,而已消失在了兽神界。

    当他再次回到地球时,这边也是一边漆黑,原来正处于深处。

    既然是深夜,罗承也不好聚集一众元老帮忙想办法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到明天早上再继续吧。

    “嗯?老婆你怎么来了。”回到城堡,罗承才发现自己的寝室居然有人。

    当里面的人在床上撑起身体,打开床灯时才发现,原来是江晚晴来了。

    两人到现为止,虽然还没有正式结婚,但是私底下,罗承早已把晚晴当作自己的妻子。

    虽然,赫莲舞曾经在他心中无比重要,甚至独一无二,但是当一个男人渐渐成熟,再不是当初那位青涩男孩的时候,他就会把这种心悸,慢慢转移到一个值得自己与她渡过下半辈子的女人身上。

    无疑,江晚晴是很好的妻子,不单止是豪门大小姐出身,知书识礼,大气体贴,有这么一位妻子,罗承很满足,他走过去轻轻抱着江晚晴。把鼻子凑在她的秀发,轻轻嗅着晚晴身上的体香。

    “老婆,你的身子又丰满了。”罗承在背包伸出手覆上了晚晴的胸前的峰峦,有点迷醉地道。

    “刚才兽神界回来吗?我煲了鸡汤,我去呈给你。”江晚晴享受了一下罗承的怀抱,在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去厨房弄热鸡汤。

    这一晚。罗承就抱着自己的妻子,好好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便又折腾了她两次,这不,直到中午时分。才带着江晚晴来到了岛鲸的研究所。

    事实上,现在岛鲸的研究所,其实所从事的研究项目很单一了,基本是为罗承私人需求的服务。

    因为更多的研究项目被转移到了月球,土星,还有位面基地上。

    “主人,夫人。”当罗承两人走进来。小雪正在带领着一众研究人员在研究一个课题。

    众人见到罗承与江晚晴之后,不由纷纷问候行礼。

    “大家好。”江晚晴笑笑,她在岛鲸上并不陌生,每隔一段时间,想罗承的时候就会过来渡假。

    “小雪,你通知一下其它研究者部门各个领头人,都过来开个会议。”罗承坐下来就吩咐道。

    “主人,暄姐这边也要通知吗?”

    “通知。如果她能走得开身,也让她过来一趟,你就说此会议有关于七头蛇虫。”

    “哦,我知道了。”

    没有多久,约半个小时后,各个领域领头人,都带着副手。以及核心团队赶过来。

    不得不说,有着传送阵互通的作用,这确实是非常方便,要不然。在位面基地的罗羊,在月球的眼镜,在土卫六折腾的李商等等,估计也没有如此快速随传随到了。

    除了罗羊、李商等元老都来了之后,期中还有一批新晋,已经独当一面的项目领头者,约有十几人之多,他们其中已有人类身份,有的也是天习人族。

    总之,十几个领头人加上副手以及助理,还有一系列核心成员等等,瞬间,整个会议室就上百人了。

    当然,能够坐在会议桌上的,也就只有十几人而已,晨暄似乎还在那么忙着重要研究,暂时过不了来。

    罗承又等了十分钟,便决定不等了,直接把自己航拍到的多头天虫特写投影了出来,先让所有人观看了一轮完整特写。

    以及介绍了多头天虫已知的特性,便直接打开话题道:“现在,我们需要活捉这些凶悍的妖兽群,这个难度很困难,大家有什么好提议,就尽情提出来吧。”

    集思广溢,这就是罗承的老办法,一个人智力再高,但还有惯性思维限制,如果由一群智力超高的团体一起想办法,并在一起互相讨论,说不定,灵感与答案就来了。

    “按照主人你前面所述,不能伤害到这些妖虫的根本,又是群体性非常强大的生命,无论怎么看,我觉得首先就要第一个把武力运作排除于构思之外。”

    “主人,我怎么觉得这些十九头天虫,好像与曾经我们研究的蚯蚓有很大的基因相似性?”

    既然话题打开,尽情提出建议,众人便一言一语开始讨论了起来。

    会议桌有会议桌的讨论,下面个各领头人带来的核心成员,也在下面纷纷想尽办法。

    “不是相似性,其实我已有九成把握证明,多头天虫就是蚯蚓经过某种未知性的进化,然后经过漫长时间演变成天虫。”罗承给予肯定回答。

    “那它们到底怎出现在兽神界呢?按照主人提供的理论,这种演化,估计就应该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那么我们可不可认为,早在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在我们还未对地下暗湖有所接触的时候,蚯螈就已经被某种原因,导致出现在兽神界……”

    “等等,我也有反向推测,为什么一定要说是多头天虫是蚯螈演化出来的?难道我们就不能反转过来推测,蚯螈才是多头天虫简化过来的么?”

    “停。”罗承看着会议桌上桌下的热闹讨论,甚至几乎辨论了起来的情境相当头痛,他连忙大声叫停,吼道:“现在我不是在议论它的来历,还有它的演化史,我只需要知道一个,如何才能达到目标,把它们活捉过来,亦或者完好无损弄死它们,你们只需要明确这一点,就足够了。”

    不得不说,罗承的说话,就像至高无上的神,下了定律,促使这些研究者哪怕心里有诸多不解与求知欲,也只能把先前的争议放下。

    “还是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上,想要弄到它们的办法,首先排除武力行动,如此,那么大家就想想有什么办法,让它们束手就擒吧。”罗羊把课题引回来,道。

    “束手就擒!?”众人面面相觑,让一群凶悍的妖兽级束手就擒,这挑战性还真不是一般难。

    江晚晴也就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作为罗承正牌夫人,她并不想插表什么意见。

    只能说,她丈夫的势力真是越发展越壮大了,每一次过来,她都是深有感触。

    “晚晴,你有没特别想法?”会议进行了两个小时,晨暄匆匆忙也赶了过来,加入了讨论行列。

    可就是哪怕集思广益,一时之间,面对如此高难度的课题,却仍然没人能够想到对付方案。

    难,真是太难了。

    罗承看着江晚晴默不作声,他心知道自己老婆在顾忌什么,古时就有云,后宫不得议政。

    现在时代虽然不同了,但是在罗承这个势力范畴,何尝又不是像极了古时君王时代,因此江晚晴会避忌这些,她只在旁默默听着,偶尔也给罗承热一下咖啡。

    可是在罗承眼里却不计较这套,什么规矩都是他说了算,他可不想把自己最亲近的人也弄得如此,既然是亲近之人,自然不会有任何隔膜。

    所以他倒是主动向江晚晴问道。

    “我吗?”看到众人瞬间静下了不少,江晚晴有点错愕指着自己问道。

    “自然。”罗承笑着鼓励,有没办法不重要,最重要的,罗承是借此证明,自己不是那些君王,自己还是自己,无论以后掌握有多大势力,他罗承还是罗承,还是那时候江晚晴认识的罗承。

    看着罗承那笑意目光鼓励,江晚晴内心被感动的一塌糊涂,阿承原来没有变,他还是自己的阿承。

    她鼓起勇气,恢复起自信一面道:“我倒是有个提议,但是不知行不行,毕竟我对这些懂得并不多。”

    “夫人,请你说说吧,反正我们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晨暄的地位已高,甚至隐隐与罗羊这个最早元老同一级别,因此她坐的位置,其实离罗承很近。

    这女强人,想不到也有小女人一面,居然嘴上是这么说,桌面下,却伸出玉脚,轻轻挑着罗承的大腿深侧。

    我擦,这妮子,肯定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罗承被下面那只白白嫩嫩的脚丫子,弄得心火大起,心中暗骂不已,他已经想好了,等有机会,绝对把这妮子玩弄得向他求饶。

    “既然大家不笑话我,那我就说说我那不成熟的想法好了。”江晚晴淡淡一笑,挽了下秀发,显得很大家闺秀道:“我听阿承刚才提过,这天虫对湖露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酷爱,甚至为了不惜争抢湖露,它们从不互斗却陷入自相残杀境地,那么我就在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