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这,成不成,他说要等等消息,既然这样,咱们就等等吧,实在不行,我明天就派人送老爷子回去。”罗承也不好说得太满,只能含糊一句。

    接着下来,整一大家子都在厅里聊得火热,看得出,罗承安全无事,众人都放下了担忧,聊起来也很热闹,约到晚上十时整。

    大家都上夜宵了,这个时候,罗承的电话也终于响了,他的电话一响,大家不约而同静了下来。

    电话接通,大约也就几秒钟两句话,一句打招呼,一句“成了”便收线了。

    “怎么样?”老爷子略带紧张看了过来,他已经不知有多久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了,什么大风大雨没见过,可是这一次关乎江氏五份之一总资产,这件事情的成败实在太大了,那可是几百个亿啊。

    罗承正要开口,而这时候老爷子的电话也响了。

    “什么?你说黄家他们无条件愿意把股份退回来了?你没有听错?”接着电话的老爷了,突然声音高了两度。

    刹时,厅里都安全了下来。

    老爷子呆呆地听着电话半晌,最后声音才干涩地“嗯”了一声知道了,便再度收线。

    当他挂掉了电话,再次看向罗承,自己的孙女婿目光,眼神全变了。

    一个电话打到了至高领导人那边,仅仅一个电话,就让黄家主动用空头合约骗去的股份归还?

    这到底是何等手段,这是何等权势?

    不知不觉间,老爷子才突然明白,自己竟然远远低估了自己的孙女婿,也难怪晚晴总是说不要急,等罗小子回来解决。

    初时,他也只是抱着一丝希望,并没有多大期盼,但现在想来。自己孙女才是真心了解罗承的底蕴与权势啊。

    “亲家,怎么样了,如果实在不行,我让这小子赔钱给你。”

    事情起因是自家儿子强行把人家江家掌舵人弄来的,而且一弄就是两个月,江家被人趁虚而入,这不多不少也有自己儿子的责任。

    罗父是个正直死板的老实人。他猛地抽着烟道。

    在他想来,自己儿子能够弄了这么大个岛屿,又养了这么多兵,估计不多不少也有点钱吧。

    能赔多少就多少了,出了事,不能逃避。不能对不起亲家,这就是罗父的性格。

    “呃,不是不是……”这一句话实在太严重了,老爷子连忙道,他苦笑着说:“成了,只是我以为有人出面,黄家至少也要我们江家大出血把股权买回去。可是……”

    说到这里,老爷子深深望了罗承一眼,才对罗父感叹道:“亲家,不得了啊,你家的儿子有出息,有出息。”

    江傅奇心中稀嘘感叹,一代新人胜旧人,青春于蓝胜于蓝。这话老有提过。

    但是像罗承这种年纪,却掌握着这种巅峰权势的年轻人,他江傅奇别说没见过,甚至连听也没听过。

    当今世界,按年轻人最大权势的、成就最大的就是那位北韩的年轻领导者了。

    三十而立,就是两千多万人的国家领导人,而且以那边的家族形式传继。正可谓在南韩权势赫赫,但是江傅奇绝对清楚,就算是那位金姓的小胖子,也绝对做不到让黄家无条件退还江氏的二十股权。而自己的孙女婿却做到了,这如何不让他震憾得无以复加。

    百份之二十的股权,其实已经不单几百亿的问题了,这还关系着江氏对内的掌控力,这一个忙,帮得不可谓不大,已经难以计算了。

    “阿承,我老头子,还有江家所有人,这次要感谢你了。”江傅奇重重一谢道。

    而在老爷子身边也不多话的江晚晴亲父,眼睛也是暴闪亮了起来。

    自己女儿找的丈夫如此强势,老天终于有眼了,他以后在江家也能抬起头做人,不用经常被大伯三叔小姑等家人瞧不起了。

    一直以来,江父也不是没有上进心,只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料,再加上妻子的离散打击,所以彻底消沉下来了。

    原本以为等儿子长大了将为自己争点出息,但是谁知道自己的儿子,果然学了老子自己一个鸟样,都是吃吃喝喝才在行。

    如此一来,长久以往被家族几家亲人看低,这江父也彻底沉默不理事了下来。

    而现在却没料到,自己女儿居然找到了一个能耐比自己父亲这个豪门掌舵人更大的丈夫,这一下,江父眼神异彩连连,无论怎么看罗承,就是怎么顺眼。

    他罕见激动地开口道:“好,好,阿承很好。”

    江父主动连说了三个好字,这一下倒是把大家弄得颇为诧异,因为根据两个月来的接触,江父那种消极沉默性子,已经深有人心了。

    江父的消极沉默与罗父的沉默寡言,是两个性质,大家知道他怎么回事,所以为了不刺激他,通常都不会找他搭话。

    而现在,这可谓是让人诧异之极。

    “爷爷,爸,你不要夸他,这事本来就是他弄得出来,现在让他擦屁股正适合。”江晚晴脸上一红,心里却充满了幸福。

    因为这次罗承的表现,竟然让她爸破天荒主动说话了。

    “爸,以后就该这样,我们不比人差的。”她笑的很灿烂鼓励。

    “江老爷子,这,你刚才的意思是,那什么的黄家把几百亿退还了?”温姨至今也是听得一愣一愣,有点不敢相信道。

    “可不是,即使我自己本人,至如今也是有点不敢相信。”老爷子苦笑点点头,但心中更是乐滋滋,他说话间,脑海却运转着,仿佛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

    良及,他踌躇了下才肯定道:“阿承,既然这百份二十股份是你帮拿回来的,我已决定了,就将这些股份记入晚晴名下,你看怎么样?”

    老爷子语气坚决道。

    “啊……”罗承愣神了,怎么突然来这一出。

    若是一年之前,他正需要金钱发展的时候,或许他还很欢喜,可是现在,说实话,三百个亿对于他来说还真是看不眼。

    不说别的赚钱渠道,单单就是刚那个电话,再次恢复供应华夏的基因强爆药济,仅是这一项,他罗承每个月就有三百亿收入了。

    而且更加不说翼龙端了世界第一家族的所有底子,把这笔无比巨大资产吞入了自己名下。

    所以罗承初听到老爷子这个决定,倒还是挺愣的,但随之回味过来才知道,这老爷子打的主意可大了,果然是老狐狸一只。

    把股份给了江晚晴,再加上原来江晚晴掌握的几个点股权,那么现在的江晚晴却彻底除了老爷子掌握股权最多外的第二大股东了。

    这老爷子明显是想把江氏集团捆绑在自己这架高铁战车上啊,打的主意真好。

    罗承心里暗骂,但想想,自己把人家孙女整个人身心都骗了,人家这样做法也不算过份,所以他只能摸着鼻子,苦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行,就依老爷子您老人家的意思好了。”罗承郁闷赞同道。

    “去,你这小子那是什么神情?人家把几百亿给晚晴还不是便宜你,有你那一副死相的吗?”罗承的“笨拙”表现,老妈可不乐意了。

    她连连笑道:“老亲家,这怎么行,我儿子也就帮帮忙而已。”

    这老妈的脸皮也够厚的,那个眉开眼笑的样子,摆明很乐意了,口上还说不好意思?

    草,真丢人,老妈居然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罗承心里悲催道,说到底,自己的事情隐瞒得太多,这也难怪老妈这么乐。

    “应该的,晚晴是我最疼爱的孙女,我给她,不就是等于给自己,再说了,经过这件事我也看透我那两位儿子,把所有鸡蛋放在他们身上,实在不放心。”老爷了乐呵呵地道。

    “那,晚晴谢谢爷爷了。”江晚晴先是看了眼罗承,然后便和微笑地答应。

    她这一答应,那就意味着三百个亿落入口袋了,而江晚晴又是罗承的未婚妻。

    因此,一时间,除了罗承两小口子外,其他人都不由静了一下。

    “三个百亿,南港豪门江氏集团的五份一股份。”众人微微暗念,显然被这个数字震憾了。

    而夏母望向罗承的眼神,更是异彩连连,这罗承,以前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这么出息。

    夏母心中想道,为了女儿着想,她心思也蠢蠢欲动着:“阿承,现在我看,你也有出息了,不说江老爷子给的股份,你自己本身要权有权,要钱也不缺,你应该要成家立室了。”

    夏母突然笑着望向老妈道:“秀兰啊,你说我说得中不中?咱们女人啊等不了多久啊,可别让人家晚晴等久了。”

    夏母声音拖长道,她明显话里有话。

    “呃。”夏母说的这句话,连厚脸皮的老妈也只咳了声,这话中有话谁也看得出来。

    女人确实等不了多久,等多了会老,人家当母亲的已经替女儿发话了。

    大的位置,人家主动让出来不争了,但你至少也得要给人家女儿一个名份吧,总不能让人家不明不白躲在暗处跟着你。

    夏母的话中有话,在场只要不笨得太厉害的,无一没有听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