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见鬼!”罗承此时的作为,简直是空口写白字,在一张白纸写上一千万,难道他就认为这真的是一张千万RMB的支票了。

    “哈哈哈……”如此滑稽转变的场面,让罗子棋失声大笑了出来,他的眼眸里充满了鄙视与得意。

    也确实是这样,在整个罗家村,村里人都拿这个罗承与自己一起说比较,但是纵观整个罗家村,又是谁能够毫无犹豫拿得出一千万?

    虽然这个小白脸不知走了几辈子狗屎运才获得了江家大小姐的青睐,可是现在毕竟还未结婚嘛,所以现在罗子棋是真的放下心来了。

    一个小白脸而已,他有什么能力拿得这么多钱?就算江大小姐再有钱,但也没可能这样做吧。

    “罗承,这就是你说的给我还债?”夏语娘涩涩道,真是一场欢喜一场空。

    前一刻,罗承答应得这么轻易的时候,她就怀疑了,毕竟那是一千个万,而不是一千块,而现在,眼下罗承这样的举动,无疑更加进一步证实了她的想法。

    这个罗承真的不可靠,她心里如此想道,现在如今,唯有指望罗子棋了,只有这个人才能帮自己两母女的忙,但是现在罗承的出现,却让原来本就坚持拒绝的女儿更加坚定吧?

    一时间,夏语娘有点不禁暗暗责怪这个罗承冤魂不散,事实上,现在想想,这个罗子棋对自己女儿这么欢喜的紧,其实把夏语交给他也不错。至少家底也够丰厚,又对自己女儿好,人品也行,至少比这个罗承好多了。

    就在夏语娘打算狠心,当着自己女儿面前把罗承赶出去的时候,一直盯着白纸上那一千万数字的凶恶大汉,突然却伸手颤颤抖抖把“一千万”抓住。

    “罗少,这一千万我收了。”凶恶大汉牙一咬,反而又抓起笔,唰唰唰签下名字。

    然后从怀中拿出的债条。一手推到夏语娘面前的茶机,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现在你不欠我们黑龙帮什么的了。”

    凶恶大汉把欠条交了出来,然后又把夏语曾经用来抵押拖欠还债的房产证放在茶机上,眼也不看众人一眼便急急走了。

    “啊……”夏语轻张小嘴,眼里尽是一副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呢,但是茶机放着的房产证明,也确实是自己只买了半年左右,价值一百一十万的房子证明。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又怎会收你那张破纸。”罗子棋足足愣了许久。这才大声重复道。

    别说破纸了,哪怕是真是支票,这个黄强也敢收,对于黄强的底,他可太清楚了,因为本来这个局,就是他找舅舅让黄强干的,他只不过镇里一个地下帮会头目而已,别说黄强。哪怕是黑龙帮真正的老大也不敢收其他的人的还债啊。

    “好了,事情过去了,语儿,你看看房产证是没出入。”罗承自己旁边的夏语道。

    “我看看……”抢先查看的是夏语娘,但当她真的仔仔细细看了数遍,这才觉得刚才的事,真的不是老天在给她开玩笑。

    一千万的债务。如大山压着的债务,竟然就这样消失了,而且还能失去复得拿回了房子。

    “这是真的吗?”夏语娘有点茫然道。

    “当然是真的。”罗承无所谓笑笑。

    “我以后再也不赌了,永远也不赌了。”夏语娘把房产捧在手里。突然哗一声,扑入了女儿怀里,似是发誓般大哭了起来。

    可不是嘛,本来女儿从英伦赚了几百万回来,两母女买了新房子,又弄了两卡商铺做起小生意来,日子也过得挺安逸,但谁知自己虚荣心太重,被几个新结交的所谓“闰密”怂恿下,便去哪什么地下赌场买起档次来了。

    而现在,恶噩终于过去,夏语娘也终是忍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

    “妈,没事了,咱们没事了。”夏语轻声安慰着,眼里却含情脉脉望着自己承子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信,那是假的,假的。”局面的剧烈转变,罗子棋仍然有点接近不过来喃喃道。

    此时,那张如假包换的房产证退还,那就是铁证如山的证明,自己最近两个月所做的一切都失败了。

    此时别墅里,他自己反而像是最多余一个,不行,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一瞬间,罗子棋突然望向了一直淡淡笑着的罗承,看着对方那淡然的模样,他神色狰狞了起来。

    这个家伙不就是使了什么手段,把这个王强制服了而已,他还未输,他还有一个副所长舅舅,罗承,夏语你这对贱人等着好了。

    就在罗子棋咬牙切齿望着罗承生恨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对方感应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对他笑笑:“你的手机响了。”

    “电话响了?嗯?”罗子棋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刚才太恨罗承了,竟然连电话响了许久也没有察觉,他连忙接过电话,但那边却传来了一道焦急女声道:“子棋,不好了,镇上的建委突然派人来检查,说我们的筑建材料不合格,责令咱们停建。”

    对面的女子声音很大声,很焦急,这倒是把在旁边几人注意暂时也吸引了过去。

    罗子棋心里一慌,但看到夏语两母娘望过来,立刻咳了下才不疾不徐道:“别慌,这事也不时发生了,呆会等我给舅舅一个电话就没事儿了。”

    说完,罗子棋急忙挂了电话,经过电话的缓冲,这也使他刚才差点失态的情绪收敛了下来,望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夏语娘,还有如一朵白玉兰绽开纷芳的夏语。

    罗子棋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经意流露的欲-望,他深吸一口气道:“伯母,夏语,我公司那边有点事,既然你们的事解决了,那我先过去一趟了,还有罗承,你别忘记了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请你别再纠缠着夏语,那一千万……

    伯母你放心,那一千万我会在这两日内帮你还给他,罗承你别指用一千万就让夏语当你的情人,别作梦。”

    罗子棋恨恨地道,临走前,他也不忘去挑拨一下罗承与夏母的关系。

    至于那一千万?让它见鬼去吧,罗子棋心中一狠,已经暗暗下定了主意。

    “那一千万的事儿,不急着说,你的电话又响,你还是先听电话吧。”罗承淡淡提醒道。

    “听、听什么电话?见鬼!”本来罗承叫他听电话时候,他自己的手机根本没有响,但这才刚想把它放回衣服里,却竟然真响了。

    “不好了,子棋,咱们镇里的两间KTV被好多警察包围了,他们说我们涉嫌贩-毒。”电话里的那头、依然是那女声,只不过这次声音却比上一次更急更大声道。

    这一次连续两所KTV出事,还有建筑公司也被突查了,罗子棋终于明白事情真的有问题了,这个情况下,他也再顾不了担心夏语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女子声音。

    于是大声道:“你说什么?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警察又怎会来果我们的娱乐场所。”

    可不是嘛,建筑公司被建委部临时突查一下,也大多奇怪,因为这不是他舅舅主掌的部门嘛,但是警察居然敢来查他的娱乐场所,这真是见鬼了,那里可是自己舅舅的一亩三分地。

    要说真正的掌控力,他舅舅比那个从外地调过来没多久的正所长有力多了。

    因此罗子棋不太相信也不奇怪,他吸收了一下信息才又道:“那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舅舅、还有你老爸,我在这边一时赶不回去,你先把事告诉他们。”

    罗子棋此时再也顾不得,夏语娘两母女是否把自己与对面那个女人的电话内容听了去。

    眼下他三大产业都出事了,什么贪恋女人的心思都暂时顾不得了,他深深知道,没了钱什么也不是。

    “打了,已经打了,可是舅舅和爸爸的电话都占线,镇委里面的人都说被召去开会了。”

    那边的女声有点哭了。

    “哭,哭,出了事就知道哭。”罗子棋原本秀气斯文的模样已经不再,连续三件有关于他将来前途的事,使他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个时候,任谁都听出来了,电话那头的女人,恐怕与罗子棋关系非浅,更甚是夫妻关系,而且现在,罗子棋的公司似是遇上了前所未有的麻烦。

    “你快去找那个正所长何有强,问问他想要干什么?”罗子棋对着电话大骂一通后才道。

    只不过,这一次未当对面女人回话,别墅里门外却突然闯入了一个人,这个人沉声冷笑道:“不用找了,我何有强就在这里。”

    “啊,何,何所长。”罗子棋怎么也没想到何有强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说到底他舅舅怎么压何有强一头,但人家才是正的,他只能颤悠着道:“您怎么会来这里?”

    “怎么会来这里?废话?来这里自然要拉人。”何有强冷笑着从未解气,手一挥便不顾罗子棋惊骇的目光,招吩几名属下上去抓人。

    “啊,你怎么抓我?你不能抓我?我要见我舅舅。”当罗子棋整个人被铐上时候,他才发觉对方真的不是开玩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