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二)

    推门而入,就传来一把男性声音:“伯母,你们别太担心,我这里可是整个黄石镇的高档别墅区,这里拥有很严格的安保系统,他们是不能进入这里的,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吧。”

    声音有点秀气斯文,不用说,作为同村的,罗承虽没有看见声音的主人,但却清楚主人是谁了。

    “子棋,你不是很钱吗?你就先帮帮我吧,那些恶人拿我怎的不要紧,但是他们太过份了,他们还想打我女儿主意。”夏母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伯母,这,这不是我不帮你,我和夏语都是朋友,我又怎会不帮你们,只是这次你欠下的债务太大了,九百多万……我真的一时拿不出来。”

    “那怎么办?如果明天不能还,他们又涨息口了。”夏母的声音快哭了。

    她也不知怎的,好端端的生活不去享受,非要被几个新认识的闰密带去了地下赌场,而且还渐渐陷进去了,直至欠下了五百多万赌债,拖到如今,都快一千万了。

    “等等,伯母你就让我想想。”

    “其实要拿一千万出来也不是没有问题,只要找我爸估计就能筹到,只是,只是……”

    罗承原本早已进来了,但是听到这座别墅居然是罗子棋的,他便不由皱眉停在门前并未现身,而现在听到这里,却不由冷冷一笑道:“只是你爸说了,除非夏语做你们家的儿媳。才会拿这笔钱出来,对吧?”

    “对,没错,没错,我爸就这么……”罗子棋连忙点头,暗道最关键的一句话,居然有人替他说了,而且说的无比顺溜,可当他回过神来,看着冷笑走进来的罗承。却惊呆了。

    “承子哥。”第一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夏语,罗承之前停在门前,因为角度关系,他一直没听到夏语声音,没想她也在这里,只是一直没做声而已。

    此时,夏语满脸憔悴,原本还是小康水平的家庭环境。却被巨额赌债折腾的满脸愁容,这倒是让罗承暗暗心疼。与此同时,他也不由暗怪这暗夜女精灵真是的,人没有危险就不上报了吗?太死板了。

    “罗承,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能进来?”反应过来后的罗子棋,见到罗承出现,整个人瞪起眼来,这种神态既惊又惧,就像担心自己所做的一切。马上被这个搞垮掉似的。

    “你出去,你快出去,这、这里不欢迎你……”

    “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你警告你,你好快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再次见到罗承。罗子棋是声色俱厉的,因为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罗承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夏语面前,好好盯着变得憔悴了许多的夏语。但尽管如此,此时的夏语却仍然不失美丽,反而有一种让人怜疼的感觉,这也难怪这个罗子棋誓不死心了。

    “承子哥……”夏语不知承子哥是怎么找到来这里的,但是一想到这里是罗子棋的家里,她的脸色就白了。

    事实上,她真的不知怎么办才被罗子棋与妈妈带来这里的,一千万的债务,还有每日见长的息口,已经把她弄得六神无主了。

    “我来了,没事了。”罗承见到自己女人小脸一下子煞白,自然知道夏语在担心什么,心中一疼,伸手把女人抱入怀里:“傻女人,有事怎么不通知我?”

    罗承小郁闷地道,一千万对于现在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别说动动手指头,只需要动动嘴而已,但自己女人却偏偏死扛着。

    “我,我担心要让你为难……”夏语咬着唇。

    “你,你快开她,你怎么可以抱她,你已经有未婚妻呢。”罗子棋突然冲过吼道:“夏语的债不需要用你这个吃软饭的人来还。”

    “滚。”罗承神色一冷,强烈的气机盯着对方,硬生生让后者止住了脚步。

    “罗承,子棋说的对,你已经有未婚妻子,你放开语儿。”这个时候,夏母终于回过神来,眼神复杂望着这个年轻人道。

    “吃软饭?”罗承心中一愣,敢情,可能自己不在这些日子,这个黄子棋没少在夏语两母女面前诋毁自己呢,这也难怪夏语不敢找自己要钱了。

    敢情自己上次拿出来的一个亿,别人都当以为是江家大小姐晚晴的钱。

    他也不多说,转头直盯盯望着夏母:“债,我等会给你还了。”

    “你给我还了!?”夏母念了下,似乎不信,又似乎很难面对罗承,她记得曾经说过,说什么也不答应让女儿跟罗承在一起,可是现在有心想拒绝,但是一千万的债务太巨了,她几次张了张嘴,梗是吐不出一个字。

    罗承淡淡笑着,事情就这么简单,在现实之下,夏母低头了,他也没有多在意,毕竟他要的是她的女儿而已,与夏母谈真心?那是纯粹浪费表情。

    “别,伯母你千万别相信他,就凭他?他不可能给你还债。”黄子棋虽然被罗承那一眼吓得冷汗直流,但此时眼看自己一直追求的女人被人抢去,他立刻在旁边抢道。

    在他的提示下,果然,夏母眼神出现了一疑虑。

    “我相信承子哥。”就在这时,夏语脸一赫,轻声道。

    “不可能。”黄子棋断言道,为什么不可能?因为债负人是他叔叔找来的啊,别说罗承能拿得出一千万,即使能对方也不会收。

    “为什么不可能?”夏语诧异。

    “因为……他才是真正的债权人啊。”罗承意味深长笑着拍了拍手掌。

    “砰。”此时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模样凶恶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这是……”“啊……”

    这个模样凶恶的大汉才一出来,就引来了夏语两母子惊慌大呼了,因为这个人,正是借款给夏语娘的人。

    罗承拍拍夏语肩头,让她安心下来。

    “好了,这是一千万,从今以后,她不再欠你什么了。”他拿起桌子上的笔和纸,唰唰唰快速写下一排数字,推到凶恶男人面前,上面写意着的正是一千万整,但这却不是在支票本写的,而是真的在白纸上面写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