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罗承窜入了后山,展开速捷术,迅速对穿了后山另一头出口才知道,原来后山唯一面出路,也被大量**包围了,从山上往公路望下去,那是两辆军卡与几十个**早已守候在那里。

    “很周详的围捕行动。”这是早早布下的局,早就封死了自己逃跑的路线可能,对方显然想到了自己会从后山逃出来。

    以他现在的防御能力,其实冲破小公路下面的几十个**关卡包围也没什么,但是罗承并没有这么做,不到最后紧要关头,他并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全身青鳞甲的秘密。

    所以他只能重新又回到后山,找了个地方隐匿了起来,当然,那些可恶的警犬却无孔不入,三番四次寻到了他躲藏的位置。

    虽然他能够屏蔽全身毛孔与隐藏气味,但是对方显然也早有准备,应该是让军犬熟悉了自己衣服、鞋子、甚至头发的气味,所以最终这些嗅觉敏锐的猎犬,还是找到来了。

    由于后山不同于御龙花苑,也不同于后山那一面出口的公路,整个后山根本就是黑灯瞎火,所以罗承一怒之下,也只能用利爪,去袭击一只只嗅过来的军犬。

    它们的下场自然没好的,每当一只军犬被生生撕裂,追辑罗承的军人心里就凉一分。

    整个后山不算大,但也不算少,树木柴草林立,以罗承的高敏与黑夜掩盖,上百名**居然硬是对他难以合围追捕。

    这一夜枪声几乎没有停过。每当一条军犬被暗处突然冒出的袭击攻击,这些战士枪械就对着余光之下隐约看到的黑影扫射。

    可是这一点效果也没有,现在军队的正式武器配备,应该是N981步枪,威力不算小了,口径,每分钟最高射速700发。有效射程两百米。

    但是这对于身体有着角质化皮层与二级硬甲术的罗承来说,即使偶尔被强大动能的子弹扫中,最多也只感到一丝疼痛。根本没有生命威胁。

    当然这些事情,战士们都知道,所以这一晚对于这批只执行命令的战士来说。绝对是越打越心惊,几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说追捕目标那可怕难以捕捉的速度,单单是一出手就能把一头训练有素的猎犬撕裂,这就足够可怕了,几乎都是秒杀,还好,这个神秘可怕的目标,并没有向他们出手。

    时间渐渐过去,几个小时后。枪声越来越小,因为从部队带来出的九条猎犬,已死得七七八八了。

    没有了这些敏锐嗅觉的猎犬,上百**也等于盲了眼,根本再也难以寻觅隐藏起来了的罗承。

    眼看天色越来越亮。或许是幕后的人物感到事不可违,又或许怕做得太过惹起民怨,最终这次被命名为“揖首行动”的任务解除,所有**赶在天色之前,全面撤退。

    看着所有**撤下山头,罗承也从暗处走了出来。在山林中,单凭这一点武装部队,已经对他没有威胁了。

    或者是艺高人胆大吧,从**撤离没有了多久,罗承再次回到御龙花苑的家。

    见到自己的厚实防盗门被砸了个稀烂,罗承满肚子火气,真狠毒,若是自己实力稍差,估计这次就稀饭了,这更是让罗承打定主意,杨家绝对不能留。

    “你……”或许谁也没料到罗承会如此肆无忌惮,被全副武装的军队追捕了一个夜晚,在白天也敢回这里。

    现在家中,居然有两个人中年男,正理所当然坐在罗承家里的大沙发,享受着罗承的极品好茶。

    “太湖洞庭山的极品碧螺春还行吧?两位真会享受,不过,你们我的茶可不是这么好喝的。”罗承也是一愣,随即冷笑了起来。

    “小子,你休得猖狂。”一个中年男立刻一跃而起,五爪一张,以极快的反应跃过了茶机,向着罗承扑来!

    另一个也没落后,而是迅速绕过了茶机,低身一个扫膛退,对追捕了整晚的目标上下挟攻。

    这两人瞬间反应过来的挟攻出击,罗承瞬间就明白,两人都是高手,至少比阿灿的实力还要高出一线,但是这又怎样,到此为止了。

    罗承脸上闪过一丝冷俊,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下,右手再次显现了青鳞甲,与此同时,五支利爪猛地一挥。

    “喀嚓。”两人在惊骇与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身首分离,两颗硕大头颅被切飞了半空。

    一招秒杀。

    二十点精神反应与高达二十五点敏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比常人几乎高出三倍的身体素质,所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可不是1+1等于2那么简单,几乎以碾杀般、一举结果了这两个胆敢享受他自家好东西的江湖人士。

    “武者也不过如此。”罗承松动了一下身体,吃了对方一爪与一个扫腿,他一点事儿也没有。

    没有绝对力量打底的武技,在他这身超强防御与体质面前,也就是浮云。

    “这两个家伙估计就是一直监视自己的眼线吧,好一个杨家,自己前面居然一直没有发现。”罗承放出了五只大力神公蚁。

    五只如今成长到小狗大的家伙,被饿了一晚正好饥肠辘辘,立刻对着两具无头尸体啃食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功夫,两人就彻彻底底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罗承点着一支烟,坐在大沙发,享受着这个两个家伙砌好的热茶。

    “老板,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山狼一大早收到消息,带着人马赶来,却没料到遇到了这个情境,见到两颗充满恐惧眼神的人头,让他整个人颤抖着。

    “你们什么也不要管,把他们包装好,然后邮递给杨家。”罗承也干脆不再掩饰,直接吩咐道。

    “是。”山狼立刻低头应道,心里却充斥了震颤,今天他一早起来,就收到消息,自己老板昨夜被军队围捕了,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出动了几大车的军队,老板也没放在眼中,该杀的还是杀了。

    现在的山狼,根本不敢多问一句。

    山狼领着人口走了后,罗承心里清楚,这个家,暂时是不能多呆了。

    想了下,自己还得要到连云港避一下风头,杨家的反击远比自己要猛烈,他也没理会御龙花苑的邻居,用惊骇的眼神望着自己,来到车库直接开往渡假酒店。

    昨晚的军队围捕,也就是私人出动的力量罢了,严格地来说,他罗承并不是通辑犯,在大白天,他就不信杨家胆敢再出动一次军队对他追捕。

    车子开到了半路,电话就响了,这是何有强打来的。

    “罗少,昨晚的事情我不知情,包括市局也是一样,现在这件事,在局里已下了严禁讨论。”

    “我知道了,我现在正向杨家出手,你自己小心点。”罗承没有多说挂了电话。

    因为手机正在提示,下一个电话正在接通,居然是江老爷子的来电。

    “罗小子,你现在还好吧。”江老爷子一通电话就道。

    “还行,老爷子的消息真灵通。”罗承笑了笑。

    “没事就好,你现在马上来港,也只有来我这里,才能保证你的安全。”老爷子严肃道,心里却苦笑,这小子到了现在,还居然有心情调侃自己。

    南港也是华夏城市,但这个地方的政-治格局,显然不是杨家幕后的力量能够轻易干预的,所以老爷子这样说也没错,只要他躲到江家豪门,那么对方就拿他没乎了。

    但罗承却没有答应,这江家老头在豪赌啊,难道他就这么看好自己?

    “多谢您老关心,我现在没事,现在就不过去了。”罗承想了想道。

    “你确定?这个老杨家比我想像中还要难对付,昨晚的事情,你应该领教过,杨家藏得太深了。”江老爷子有感而发道。

    “印度洋泄露原油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小子哪有这个本事,印度洋的事件只是杨家误认为我干的,所以我遭殃了。”罗承疾口否认。

    即使与杨家抗上了也没什么,但自己与长江大水怪有关联的事情,他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哪怕一丝联想性也不行。

    “那你这次准备与杨家一战到底了?”

    “那是没办法,没路走了。”罗承略一沉默回道。

    “那算了,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倚仗,但总之你记住,如果实在撑不下去,就来南港。”

    “嗯,等过了这一阵风波就过去。”罗承不想波及江家,虽然江家在地域原因,对杨家没有太多顾忌,但他并不想领江老爷人太多人情。

    到了渡假酒店,罗承才知道,这里同样也有不少不明人士在暗里潜伏着,看来就等他投怀送抱了。

    这权势果然是巨大。

    罗承把车子直接停在了渡假酒店,未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立刻租船出海。

    “有本事就跟上来。”望着暗涌流动的线人,罗承冷笑了一下。

    到了海上,罗承一下把驾驶人员敲晕,然后是一具黑影从海中浮现,把他整个人吞了下去。

    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比海底峡谷更安全,别说杨家,哪怕整个官家力量,只要罗承来到了峡谷的洞穴,也别指望能够发掘进出他一点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