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罗承走出机场,心中仍存淡淡失落,但他却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女人,居然就站在机场外,似乎在等候他。

    “罗承,我都见到了,没想到你和她有这么密切关系。”女子走过来,有感慨的语气道。

    听说那个女子,一直被人视为谪落凡尘,但她却见到罗承居然和那女子紧紧拥抱的场面。

    “关系?并不是你想像那样。”罗承收回了心中失落,倒是有些奇怪道:“对了,江小姐你怎么来京南了,你也认识赫姐?”

    来人是江晚晴,原来她也刚好落机。

    “我这次是来找你的,至于赫莲舞,我曾经是在某个宴会遇上过,她这么出色,想不让人记住也很难。”

    当然,她内心没有说的就是,因为那一晚,整个宴会的目光都全集聚于那女人身上了,即使她这个大美人也彻底成为了陪衬。

    江晚晴笑笑道:“你的金属珠子化验成果出来了,要不我们先到酒店详谈。”

    “好。”罗承没有多言,点头道。

    两人双双进了来接待江晚晴的商务车,不多时,再次出现江家在当地经营的世纪五星酒店套房。

    江晚晴不疾不徐砌好茶,给罗承满上一杯,神色才踌躇道:“听说,你和老杨家的杨凌闹上了,事情还挺大。”

    华夏某些圈子其实就这么大,更何况老杨家与江家也是存在暗中竞争,江晚晴知道了这件事也并不奇怪。

    当然,她作为两人扛上的“导火索”,更是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她暗暗怪异,这个罗承把老杨家得罪惨了,现在怎么还有空闲在这里缅怀分别伤感?

    难道老杨家的老佛爷真改信佛吃素了?她江晚晴可不信,因此她是头一次发现自己确实没看透这个年轻男子了。

    有关于罗承的资料,其实并不难查!世代农民,祖上最为出色的曾有一祖辈当过捕头,但也仅到此为止了,呃,总之罗承这个家世,可以说用平庸来形容并不为过。

    “恩。”罗承点点头,也不想多说。

    “需要帮忙吗?但这里不是南港,即使们江家出手,最多也只能最低限度保证转移你家人到南港,保证安全。”江晚晴想了想又道。

    “不必了,好好的。”罗承情绪低落,干脆拒绝道,也没再多作解释。

    只要暴熊与翼龙安全,杨家家大业大,就绝然不敢与自己这个愣头青彻底对上,否则杨尚杨老头子这个当家人,又何必会在第一时间亲自打电话过来言和。

    要是真的绝决了,即使有强力的狙击手在,但他们杨家真以为能时刻提防得了翼龙的袭杀?这一点,罗承心里比谁都更清楚。

    只要翼龙他们没事,杨家绝对不敢与他决绝清算。

    只不过,他那淡淡回绝,却不知让对面的江大美人微微暗恼,显然罗承的思绪还一直沉浸于机场那个女人身上,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尤其在另一个女人好心为他着想下,他居然就显得这么冷淡。

    因此,江晚晴又去添茶,只是这次她小女人心思发作,故意装作没留意,把茶壶口轻轻一摆,正好洒了点到罗承的手背上。

    茶水冲了也不久,虽然不滚烫,但也挺灼肌肤的,可是她这个小动作,却愣是被罗承当场看到了,并呆呆望着茶水洒下自己手背。

    “呀,我不小心弄错了……”面对罗承愕然望着她,江晚晴就像被老师抓到干坏事的小学生,面腆强撑着道。

    其实她也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干,只是看到罗承那不咸不淡的样子,她心里就不忿,她发觉自己真是越来越气恼这个罗承大木头了。

    一个大美女给你关心与彻茶,你难道就没有点该有的反应吗,真是的。

    “呃,没事,我皮厚。”罗承终于知道对面那个端庄大美人也会有闹小脾气的一面的,不由心里暗里好笑,暂时把失落情绪埋藏于心底。

    “你真的不疼?”

    “恩。”罗承认真回答,练皮第一层可不是白练的,别说这茶水早就不烫了,即使沸点淋下来,估计他也只会感觉到灼热而已。

    “真是个怪物,还是个大木头。”江晚晴心里想道。

    “其实……那个杨凌想要打我主意并不容易,所以……你不用这样为了我与他扛上,家族是会保护我的。”到底江晚晴挺内疚罗承为了她与杨凌干上了,她不想让眼前男子无异招惹一个大对头。

    老杨家的实力,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即使江家想要与杨家对抗,也是半斤八两而已,而且这还得分清地域。

    “为了你?”罗承一愣,却知道对方误会了!

    自己是为了赫姐才要阻止那家伙的不怀好意,可并不是为了江晚晴啊。

    罗承当然不知道,杨凌为了给众富家子弟拉仇恨,连江晚晴也拿来作挡箭牌了,至于这富家大少真正要打赫莲舞的主意,却不敢说出来,所以他还真被江晚晴这一番话弄得稍稍怔神。

    “难道不是为了我吗?”江晚晴神色有点奇怪道。

    “哦不是。”罗承一急,即使不是为了江晚晴,但他已领教过女人的小性子脾气,他可不会这么愚蠢去否认,连忙否定。

    可是他那个“不是”,却让江晚晴脸色赤红了起来,这个女人突然发现,原来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呀呸呸呸……什么自作多情,是自己误会了才对,江晚晴只觉得整个脸上火辣辣的。

    这是自己第二次出这么一糗事情了,都是眼前这个木头,她忍不住恼嗔了罗承一眼。

    “不谈这个,不谈这个,都过去式了,江大小姐,可以说说金属珠子的检测成果吗?”罗承终于知道自己的口拙又造成误会了,连忙转移话题了。

    还好……对方并不是追究到底的人,江晚晴整整脸,只能气恼道:“不谈就不谈,不管你了。”

    说到正事,她神色立刻正经起来道:“罗承你那金属珠子在那里得来的?”

    见到对方眼神微转,她又立刻道:“说了,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但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你这颗金属珠子,还有没让别的机构检测过?”

    江晚晴的神色很严肃。

    “没有,我最信任的是你了。”罗承学了乖,嘴甜了起来道。

    可是江晚晴却不受这套了,因为她彻底知道,人家根本没把自己当一回事,就是江少淮这个家伙,要不是他整天在自己身边吹唬罗承暗里爱慕自己,自己又怎么老是想歪了。

    “真的没有?”江晚晴再次确定道。

    “真的没有。”罗承也意识到了什么,正言道。

    “那就好,事情还可以有控制余地。”江晚晴再次得到对方的肯定,她心里微松。

    “究竟检测到了什么结果?能够让你江大美人如此大惊小怪的?”罗承好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