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宠兽系统

作者:梦狂风

    “是怎么死的。”很久很久,何有强以干涩的声音问道。

    “爆血管而亡的,听说他当时正在他情人家里做着激烈活动,一激动就猝死了。”

    下属吞吞吐吐,最终还是加了句:“多名法医也验证了,的确是爆血管死亡。”

    “下去,不要说了,下去。”何有强挥手让属下退了出去,他起身再次检查了下窗户是否严实,这才重重跌坐回沙发。

    狗屁的爆血管身亡,没听过陈卓南有高血压,也没见陈金诚这两兄弟少玩女人,难道就这么巧合?刚好做爱太剧烈就猝死了?

    没想到……没想到,他一直也认为对方只是小打小闹,只掌握了一些奇人异士小手段,利用一步步来吓唬自己,使自己在心理防线崩溃,但谁知道,这暴风雨是来得如此猛烈,而且连法医也查不出其它手段?

    何有强直到现在才知道,对方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陈金诚这个正主,原因人家不是不动,而是率先要铲除正主背后的势力,那人是打着直接把陈金诚的根拨了啊。

    “那么下一个是不是轮到自己了?”一想到如此,何有强额头冷汗就拼命往外冒,一个区委书记也死在诡异的虫术了。

    自己一个区副局,估计那人更加肆无忌惮吧,在这一刻,他心中充满了后悔。

    蓦然,他的座机响了,他办公室有三台座机,其中一台公办,一台内线,一台是私人座机,而现在响起来的座机,正是极少人知道的私人座机。

    除了老婆子女,还有甚少至亲,通常情况下,这座机是不会被打响的。

    何有强被突如其来的铃声,猛吓了一下,整个人几乎从沙发弹起来,他犹豫不决地望着电话,在他想来,这个电话简直就像催命般。

    尽管只有家人才能响这个电话,但他冥冥中却感受到,这是恶魔、这是死神之手揣过来了。

    “对方那些无影随形的虫术,会不会通过电话传递过来?”心头升起这丝荒唐想法,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神秘可怕的手段吓倒了。

    说到底,即使他的官最大,刨去了官袍,他也是一个普通俗人罢了,如果他不怕死,如果他不俗,又为何会为了一个晋升机会去干这些阴损的裁脏事情。

    “接还是不接?”这一次他没有等多久,对方的手段简直防不胜防,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把对方逼疯了会如此可怕。

    也是事实,如果一个人被逼到无路可走,那一刹间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是令人可怕的,一个普通人都是如此,又更何况是罗承。

    他深呼吸了一口,将内心升起的恐惧压下,伸手重重把话筒拿了起来。

    结果两边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寂静的可怕,各自都听到对方的呼吸,不同的是,对方那边的呼吸匀称规律,偶尔还传来了一阵吞吐香烟的节凑,而自己这边,即使连他自己也发现——有的只是沉重、紧张崩紧的呼吸。

    “你想怎么样?我知道是……你。”何有强开口了,他强装着镇静沉声道,但他的率先开口,还有沉重的呼吸,却早已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情绪。

    “呵,这件事情,你应该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见到对方开口,罗承笑了,只是笑得很冷。

    一连几天以来的报复,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的过程,却异常凶险困难,毕竟他能够控制的宠兽距离,目前最大限制也就一百四十米而已。

    有两次,他差点被道上的警察,还有一些地下势力人物发现了包饺子,如果不是有着江少淮的人马帮忙,以及提供精准的情报,或许,现在自己早就落网,任人鱼肉。

    毕竟即使有着罗钢存在,但总也敌不过大量枪械武器,更何况对方出动了大批人马,情报也几乎无孔不入,就在昨天,江家的世纪酒店,也混进不明人物,只是一时忌于酒店的背景与影响,并没有明面调查罢了。

    “你……你就以为要定我命了?我告诉你,我确实就在警局,这里有数十几支枪炮守着,我的房间也全方位装上了密封的钢化玻璃,整个警局现在也撒喷了高浓度除虫剂,我告诉你,你别指望想要用那样的手段杀我,不用指望。”

    罗承的冷笑,何有强心中慌得很,他一口气严厉警告了许多,只是这警告,似乎更多在安慰自己。

    “是的,你把你的窝,布置的很严密。”罗承老实承认对方说的话,但口风一转,却以极轻松的语气调侃道:“那么你信不信,十秒过后,你身体会突然一疼,然后,你突然会感到忽然发冷,忽然又发热,然后?”

    “我不信,我就不信你这么牛,你这个魔鬼,等着被我毙了吧。”罗承说到这儿,马上把手机挂线了,因为对方近乎崩溃咆哮,差点把他耳朵震袭了,而且他的目的已达到,用不着与对方扯谈。

    “8…7…6…5…4…2…3…1……”尽管不信,何有强极之不信自己的密封房间内,还能渗透进那些该死的虫术,但他内心却仍然控制不住自己数了起来。

    当算到最后一秒,却发现那人所说的疼痛并没有降临时候,他何有强笑了,笑得眼泪冷汗直流。

    他很幸运,自己最后的强硬与意志,终于顶住了对方吓唬自己,从而没有被对方吓唬到崩溃。

    “哼,想吓唬我,没门。”再一次,何大局长的身体又升起一丝力量与暧气,这一次他证明了自己房间的布局是没错的,只要自己有防备,以及坚定呆在这里,对方就拿他没戏,而自己仍然可以通过电话与网络,遥控操控人马把网越收越紧。

    “敢玩弄我,罗承,别让我挖到你……”何大局长底气再一次冒现,正当他要吩咐下属再加把劲把对方逼出来时候,蓦然,他整个身体如定格了般,一动不动。

    “这?”他忽感到身体有一点点热,难道是自己刚才太亢奋所?心中这个疑惑才刚升起,他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他身体温度正在持续上升,就连喉咙也有点口干舌燥。

    “不可能的,……”

    然而,当他身体温度上升到近乎40时候,忽然又开始降低了,但是这个降低似乎有点吓人,在短短半分钟外,何大局长突然打起了个冷颤,牙齿格格地震抖个不停。

    这不是被吓的,而是身体的确冷,冷如被冰箱的冷气打在身上一样。

    “啊……”一道恐惧之极的惨叫,在密封的房间响了起来,只是过于密封性的房间,同样也阻止了声音传播,尽管何有强的惨叫很大声。

    “罗承,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何有强终于知道错得离谱了,再次拨通罗承手机,语气充满了垦求,让他堂堂一个实权大握的局长用这种语气求人,这还是他第一次干的事情。

    ……

    PS:第三更!弱弱插一下,可以求点票和点击吗?

    在咱们书友的支持下,本书的数据距离首页越来越靠近了,还差一点点火力,求支援……啊啊啊,兄弟姐妹们,爆发吧!